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歷史 / 武俠小說> 隋亂6:廣陵散(完結篇)

隋亂6:廣陵散(完結篇)

作者:酒徒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出版日期:2010-03-04

產品編號:9789866807671

定價 $299/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經年的漫長等待 萬千讀者的熱烈呼喚
隋亂終曲 磅礡上市
以生命換來和平,用鮮血寫下不朽!
最糟糕的歷史 最精采的傳奇
尋覓亂世中最後一曲廣陵。
 
●《隋亂》第六卷「廣陵散」內容概要:
  此身為鹿,此身為鹿。
    亂世中群雄彎弓,逐鹿中原,各展雄姿,但有人會問鹿的感覺嗎?
    博陵侯李旭討伐張金稱,欲報九叔之仇。
    恍然驚覺亂世風雲已席捲己身,安身立命已非易事。
 
    瓦崗寨計殺張須陀。李旭千里弔喪,卻見遍地烽煙,沿途城鎮皆成荒野。
    再戰宿敵李密,戰場上烏雲驟雨,澆不息心中萬千感慨。
    朝中各大家族擁兵自固,欲圖天下霸業,
    開唐風雲儼然成形。
 
    卷末附錄:歷史原典 小說本事 十二回
本卷精粹:
『亂世改變了每一個人,無論他們最初的本性是善良還是兇惡。』
亂世中為求生存之道,可以使老實商賈變成吃人巨匪,可以讓世家大族連根拔起,繁華城鎮化為焦土,而人性也隨之改變。
 
『李旭目光明澈如水,殺戮是別人的解決方式,不是他的。』
面對一同出生入死的同袍兄弟背叛,李旭選擇的方式不是殺戮,而是寬恕。當年的兄弟已經不多了,李旭不希望自己的雙手沾的是自己兄弟的血。
 
『當他們失去活路時,他們不得不揭竿而起。當他們發覺有過安穩日子的希望,則寧願放下刀槍。』
揭竿而起的流寇,往往是生計陷入困難,迫不得已走上土匪之路。如果能有安定的日子可以過、有飽足的糧食可以吃,又有誰願意以匪為業,擔心總有一天刀下亡魂即是自己。
 
『群雄所為就是見證天道嗎?』『我沒看見,我只看到他們打著替天行道的藉口,四處燒殺,把良田化為荒野,把村寨變為廢墟。』
袁天罡對李旭以天命勸說,希望李旭不要南下,別繼續守護氣數將盡的大隋。但是李旭堅定的回應,
他只是在行一名武將的職責本分,為的不是己身,而是天下蒼生。
 
『亂世將至,如果我們不能改變這個國家,至少在災難來臨前,累積起足夠的力量以保護自己的家人。』
李旭對於自己的未來不再迷惘,相信自己的選擇,縱使天下再亂,依然要保衛自己的家。
 
★     中國作家協會主辦1999~2008年「網絡文學十年盤點」自7,000部作品中脫穎而出,囊括【十大優秀作品】&【十大人氣作品】雙料得主
★     17K文學網1200萬點閱率
★     2008年中國國際版權博覽會「最具商業價值原創文學獎」獲獎作品
★     蟬連2007、2008年兩屆中國網路原創作家風雲榜獲獎作家,該獎由新浪、紅袖添香、騰訊…等六大網站和出版商務周報、北京開卷書業、中國作家協會聯合舉辦
 

得獎推薦

◆ 此作原名《家園》,中國作家協會主辦「網絡文學十年盤點」【十大優秀作品】&【十大人氣作品】雙料得主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book/2009-06/26/content_11603089.htm

 

◆ 2010年03月出版《隋亂伍:水龍吟》 2010年03月出版《隋亂陸:廣陵散》(完結篇)

酒徒

內蒙古赤峰人,男,1974年生,東南大學動力工程系畢業。曾從事電力設備維護多年,足跡遍及長城內外,將當時生活的所見、所聞、所悟,都記錄下來,轉化成文字,慢慢積聚成冊。現暫居墨爾本,與讀者一樣,每天上班、下班,為生活而打拼。閒暇之時,則寫字為樂,一面娛人,一面自娛。 2007、2008年度中國網路原創作家風雲榜獲獎作家目前為大陸歷史小說界的新翹楚,擅長運用真實史事,結合俠義、武俠、愛情諸多元素,建構出當時歷史環境的整體風貌,寫實刻畫場景,細膩透寫人物,在傳統歷史小說中破舊出新,成為新一代的小說名家。著有:《秦》、《明》、《指南錄》、《開國功賊》。

【摘文1】
明威將軍崔潛正在谷底與幾個校尉演兵,聽聞主將傳喚,匆匆忙忙跑上山來。「將軍喚我何事,莫非前方戰況有變化嗎?」遠遠地,他向李旭熱情地打招呼,猛然間卻發覺周大牛一直不疾不徐地跟在自己身側。他楞了楞,將腰間橫刀解下,回身交到對方手中。
「退之不必在意這些虛禮!」李旭搖了搖頭,苦笑著吩咐。
「大將軍面前,崔某還是注意些規矩的好!」崔潛苦笑了一下,緩緩走近。「況且以將軍的身手,這刀帶與不帶,沒什麼分別!」
周大牛哼了一聲,算作對為崔潛的回應。受人之恩卻報以惡,這種人他最看不起,所以也不願意給對方留什麼情面。
「二位將軍有事,卑職先行告退!」趙子銘向李旭拱了拱手,轉身離開。他不願看到即將發生的事情,雖然在汾陽軍入山的那一刻,所有結局他都已經心知肚明。平心而論,明威將軍崔潛是個不錯的上司,為人謙和,心胸寬廣,處理事情井井有條。但此人不該生在博陵崔家,為了家族利益,他沒有任何選擇地站在了大將軍的對立面。
「我等就在山腰!大將軍有事可以隨時召喚!」見趙子銘離開,周大牛也知趣地停住了腳步。手中握著崔潛的橫刀,他帶領五十餘名侍衛悄悄在山坡上圍成半個環。如果有人試圖靠近李旭,首先要過他這一關。
古松下的氣氛刹那間變得有些尷尬,雖然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笑,但山風卻陡然凜冽了起來,隱隱帶著些土腥。遠處天與地的交界,有數朵暗黑色的雲正向半空中湧動。
「想是後方有變吧!」看過眾人的表現,崔潛歎了口氣,慘然問。
「上谷和博陵二郡的太守都告老還鄉了!」李旭猶豫了一下,如實回答。事情走到今天這一步,他不願意見到,但卻不得不去面對,因為這攸關無數人的生死。
驚詫的目光在崔潛的雙眼裡一閃而逝,幾乎出於本能,他將手探向腰間。但在下一瞬間,他便停止了無謂的掙扎。「如此,崔某該恭喜大人!」崔潛臉上的笑容很苦,同時,卻也隱隱帶著種難言的輕鬆。
「博陵崔家並沒有參與其中。」李旭揚了揚手中的信,心中並沒有感覺到任何勝利的喜悅。「相反,在兩位太守告老之前,他們已經派人到我家中表示過,一切唯我馬首是瞻。」
「他們一直見機得快,否則也不會綿延數百年。」崔潛長了一張非常英俊的面孔,舉手投足間都帶著一股濃濃的書卷之氣。如果不是脖頸下一道剛剛癒合的刀疤破壞了笑容的和諧,此子給人的感覺更像一個飽學的鴻儒,而不是一個能征慣戰的武將。
伸手撩起護腿戰裙,他在趙子銘先前坐過的石頭上坐了下去。臉上沒有半分陰謀敗露的恐慌,只有無窮無盡的落寞。
「綿延數百年,的確有綿延數百年的道理!」李旭陪著崔潛歎了口氣,緩緩坐在了棋枰對面。在呂欽送來的信中,博陵崔家不但表示了對李旭的忠心,而且主動和崔潛劃清了界限。
「博陵崔家怎麼解釋和我的瓜葛,是不孝逆子,還是妄為莽夫?算了,此事的確是我一時糊塗,與博陵崔家無干!」崔潛從棋盤上撿起一粒子,輕輕地扔進身邊的木盒中。如今,他已成了家族的棄子。李旭如何處置他,與崔家無關,不會令雙方之間的關係惡化,也不會影響雙方將來的合作。
「我寧願相信此策完全出於崔家,退之是不得不為!」李旭低下頭去,將棋枰上的黑子一粒粒揀入棋盒,「退之並非有野心之人,我心裡一清二楚!」他苦笑,心中遺憾猶如泉湧。
「誰讓我剛好處於可以取代你的位置!」崔潛伸了個懶腰,仰天長歎。「趕走了你,汾陽軍便掌握在我手。無論外面的世道多亂,崔、李、王、張、趙,我們幾家都會被保護得平平安安!」
「還好,你沒打算讓我戰死!」
「如果有必要,我不會手軟。你還記得當日張金稱的話嗎?這是亂世,要麼殺人,要麼被殺。」崔潛低下頭,幫助李旭將棋盤收拾乾淨。
當年張金稱不過是個膽小怕事,受盡官吏欺負的行商,最後卻成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強盜頭子。他之所以火併掉孫九,不是因為彼此間有什麼深仇大恨,而是因為孫九也擁有殺死他並火併其部眾的能力。在決定對孫九動手之前,他內心深處未必沒有掙扎過,但掙扎之後,依然做了最無情的選擇。
天地為爐,裡面的人被煉成什麼模樣,也許他們自己根本無法把握。
「可惜的張季,我不該答應他留在軍中!」
「他對世人的了解還停留在出塞之前,當然就沒了活路!」已經放棄了掙扎的崔潛冷靜異常。「倒是你這性子必須改改。你滿足了張季的遺願,卻不知道將來會給自己惹來多大麻煩。若張金稱日後捲土重來……」
「那我就再擊敗他一次,然後再抓住他殺掉!」李旭從收拾好的棋盒中拿出兩粒黑子,逐一擺在棋盤上。圍棋規矩,執白者先行,但他卻不想遵循。「張季是咱們自己的弟兄,他以自己的性命換家人的性命,我不能不答應。但張金稱不會有第二次機會,如果他就此偃旗息鼓,找個沒人的地方頤養天年,我也不會追殺。如果他有本事捲土重來,我就讓他什麼也留不住。」
崔潛又楞了一下,隔著一張棋枰,他依然感覺得到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強烈自信。「你不是當年的仲堅!我真蠢!」他拍了自己一巴掌,然後撿起兩粒白子,擺在棋盤上,與黑子遙相對峙。
「吃了那麼多的虧!總會學到些東西!」李旭笑著回應,落子如風。
「的確,你素來學東西快!」崔潛低聲誇讚,執白相抗。世事如棋,只可惜不能復盤。如果能夠重來一次,他認為自己不會輸得如今天這般慘。
「你也說過,這是亂世。我不想稀裡糊塗地死掉,所以不得不學得努力些!」李旭咧了咧嘴,給了對方一個啼笑皆非的答案。經歷了那麼多風波後,如果心思依然像當年一般單純的話,他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回。然而他卻還活著,並且官越做越大。
有些手段,他並非不會,而是不願,不屑去用。但如果危險已經波及到他所守護的東西,他將毫不猶豫使出一切殺招。
幾枚黑子快速落下,由邊角直搗中腹,咄咄逼人。崔潛疲於招架,破綻百出。勉強應付幾子後,不甘心追問:「你從什麼時候發覺的?」
「從你表示說要離開雄武營,到我麾下做事那一刻起!」李旭又將戰線向前推進了一步,毫不隱瞞,「宇文家待你不薄。並且他家的勢力雖然暫時受到了些打擊,卻遠比我這個沒有根基的大將軍來得強。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既然你們崔家是選擇人而依附,就不會棄宇文家而取我!」
「那你還保舉我為將軍,讓我做你的臂膀?」崔潛重重地在棋枰上敲了一記,瞪大了眼睛追問。他發覺自己錯得太多了,如果事實真如李旭所言的話,即便有第二次機會,他依舊要輸得乾乾淨淨。就像眼前這盤棋。
三年前,李旭對人情世故茫然無知,他猜對方的心思洞若觀火。而今天,李旭對他看得清清楚楚,他卻根本不知道對方手中握著多少後招。
遇上如此對手,不輸,才怪!
「在大軍入山之前,你做得不是很好嗎?幫我解決了很多問題,也沒少出了好主意!況且你崔家在博陵影響巨大,只要你崔家肯聽從我的命令,哪怕是虛與委蛇,其他人就不得不跟從。這麼多有利的條件,我為什麼不用?」李旭笑了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
「不下了,崔某輸得心服口服!」崔潛將棋枰向前一推,大笑著站了起來。「輸給你,我一點也不冤。此地風景甚好,恰堪埋骨!」
他仰起頭,看看已經開始變暗的天色。風起雲湧,一場暴雨就要來了。但願雨過後,這人世間會被沖得稍微乾淨。
「我沒想好殺你的理由!」旭子歎了口氣,站起身,並肩站到崔潛身側。難道這一切,必須用殺戮賴解決嗎?他想起孫九,想起張金稱,還有瓦崗軍中,那面高高挑起的「徐」字戰旗。
「如果是我,絕不會對你留情。」崔潛驚詫地回頭,再次打量旭子,眼裡難得湧現了一抹真情。「你報我戰沒於山賊之手便是!幾百年來,很多豪傑都是這樣做的。」他勉強自己保持著笑容,並替對方出了最後一個好主意。
「只因為你的位置剛好能威脅到我,是嗎?」李旭盯住對方的眼睛,目光依舊明澈如水。殺戮是別人的解決方式,不是他的。「上谷郡缺一個郡守。手無兵權的文官對我毫無威脅。以你現在的職位和博陵崔家的勢力,花些錢打點,轉到這位置上並不難。咱們當年的兄弟不多了,我不希望任何人死在自己兄弟手上!」
 說罷,他丟下目瞪口呆的崔潛,轉身大步走下山坡。
 
【摘文2】
王薄對近在咫尺的危險毫無覺察。自從獻了那條分兵之計後,他在聯軍中的威望就創下了新高。非但結伴同行的幾個寨主一切都唯他馬首是瞻,連以前從不知他名姓的大小頭目,望向他的角度也全是仰視。
「知世郎是個真懂兵略的,比高士達強得多!」在泒水和木刀溝之間縱橫劫掠的流寇交口稱讚。雖然至今他們還沒攻下隋昌城,但光收拾各屯田點百姓匆忙撤走時丟下的家當,就已經令大小嘍囉眉開眼笑了。黃梨木的胡桌、生鐵打的鍋鼎、邊緣上嵌了鉛的木鎬頭,還有那些陶土燒的罈、罐,竹篾編的筐、籃,只要能搬得動的,眾嘍囉決不捨得放手。偶爾有幸攻入一個還沒來得及撤走的村落,嘍囉們更是歡聲雷動。為了幾頭豬、一匹驢或一床被褥,他們彼此大打出手,甚至拔刀相向。
也不能怪大夥眼窩子淺,近年來,平原、清河等地被幾家寨主反覆梳理,民間連個蒺藜刺兒都沒剩下。這隋昌城附近的百姓雖然也很窮,但相對於動盪的平原、清河二地,幾乎每家都可算得上少見的富戶。他們逃命時丟棄的那些粗陋之物,已經是流寇們多年未見的精緻。只是如此一來,大軍的行動速度愈發遲緩。大當家王薄曾經親眼看到許多騎兵將劫掠來的傢俱放在牲口背上,自己牽著韁繩徒步前進。
在城外的收穫越多,聯軍將士對城裡的期望越高。他們有足夠的理由認為,至今沒受過戰火焚燒,又早早得了屯田之利的隋昌城是個大金礦。發財的欲望是如此之強烈,甚至燒得眾寨主看不見眼前那高達兩丈七尺的城牆。
唯一令人感到有些遺憾的是,守城者的士氣和攻城者一樣高昂。對顛沛流離生活有過切膚之痛的隋昌百姓,決不肯讓自己一年起早貪黑從泥土中刨出來的收穫物輕易就被流寇搶走。他們幾乎不用縣尉動員,就成群結隊走上城牆與郡兵一道作戰。要麼血戰求生,要麼眼睜睜看著土匪進城,侮辱自己的老婆,搶走一家大小賴以過冬的食物,別無出路的情況下,是男人都知道該如何選擇。
連續攻城數日沒有結果後,與王薄手頭實力相差無幾的孫宣雅有些沉不住氣了。他建議大夥暫時放棄隋昌,轉而攻擊泒水對岸的新樂和義封,那兩個縣城都距離隋昌沒多遠,城周圍也有很多去年才新開闢出來的屯田點。即便大夥依舊無法攻下城池,在城外也能搶到不少輜重。
「我隔著河看過新樂城,遠不及隋昌城修得這般高大。那附近的屯田點不少,城裡應該一樣富庶!」對著一干想發財想紅了眼的寨主們,孫宣雅低聲說出自己的看法。「咱們這幾天已經損了上千弟兄在隋昌城下,再繼續攻城得不償失!」
「不行!」沒等眾人考慮,王薄便斬釘截鐵否定了孫宣雅的建議,「咱們無論如何不能過泒水,那姓李的麾下騎兵居多,過了泒水,咱們和他之間就沒了阻隔。一旦他領兵撲上來,大夥逃都來不及!」
「撲過來咱們就跟他拚個你死我活,反正咱們這次北上為的就是跟他拚命的。是騾子是馬遛遛才知道,我就不信姓李的長了三頭六臂!」棗林寨大當家劉春生出道時間短,骨子裡還多少帶著些血性。他看不慣王薄這種畏首畏尾的做事風格,跳出來大聲反駁。
「劉當家以為自己是匹千里駒嘍?」王薄滿臉冷笑,說出的話也咄咄逼人。「張金稱大當家的結果你知道不?二十萬的兵馬,一個照面就全丟光了,到了現在還沒緩過元氣來!你棗林寨的兵馬雖然多,還能比張當家當日強了去?不自量力!」
「那,那你還提議高大當家分兵?咱們兵多時尚打不過人家,分了豈不更危險?!」劉春生被王薄噎得臉色發紫,梗著脖子質問。
「嗤!上兵伐謀,你懂不懂?」王薄從鼻孔裡噴出一聲冷笑,撇著嘴回擊。「咱們這路兵馬,不單純是為了打草穀。將博陵軍調動過來才是咱的首要目的。但調動別人的同時,咱得首先保全自己。所以絕對不能過泒水!即便打不下隋昌,也不能派一兵一卒渡河!」
劉春生無言以對,訕訕地退了回去。他沒讀過書,不懂得什麼叫上兵伐謀。但從王薄的話裡,他清楚聽出來對方根本沒有和博陵軍接觸的勇氣。之所以不過泒水,是為了有充足的時間逃走,決不是什麼調動敵人。
「據說姓李的非常護短!」有寨主在私下低聲議論,「咱們來河間是為了救趙當家,如今趙當家已經死了……」此人有點怕大夥這次與博陵軍結怨太深,將來被對方找上門來報復。
「就是,見好就收,別把姓李的逼得太狠!」有人用顫抖的聲音嘀咕。
「再強攻兩日,攻不下咱們就原路返回。告訴弟兄們,城破之後,東西隨便他們拿,女人隨便上。寨主們不抽頭!」王薄見士氣有些動搖,清了清嗓子,大聲命令。
山賊有山賊的規矩,即便是只有百十人的小綹子,頭領的地位都是絕對超然的。每有斬獲,最好的財寶和最漂亮的女人都要獻給頭領,其他人即便功勞再大,也沒資格自己先挑。而王薄的命令無異於給所有嘍囉喝了鹿茸湯,讓他們看到了無數金銀和美女,一個個興奮得嗷嗷直叫。
「衝進去,女人隨便上,東西隨便拿!」喊著口號,流寇們對隋昌城展開了一輪又一輪強攻。
「不抽頭,誰搶到算誰的!」孫宣雅、劉春生等人親自在隊伍後督戰,聲嘶力竭。
無數嘍囉抱著幻想從雲梯上掉下來,無數嘍囉抱著幻想再次爬上雲梯。珠寶、銅錢、女人,就在城牆後,幾乎伸手可及,但又是那樣遙遠。
「裡面的人撐不住了,大夥再加把勁兒!」王薄操起鼓錘,親自擂響戰鼓。
「咚隆隆……」連綿的鼓聲猶如驚雷,從天際間遙遙滾過。王薄的手臂在半空中大開大闔,每一下都揮舞著委屈與不甘。
他是個飽讀詩書的聖人門下子弟,本來不應該與這些土匪流寇為伍。如果不是因為朝廷征討高句麗的話,他甚至可以到京師趕考,一舉成名天下知。可該死的東征把一切打亂了,科舉這個唯一留給寒門子弟的出頭機會因為東征戛然而停,與此同時,縣裡的幫閒親手把一紙軍書送到了他的家中。
那是一場注定不會贏的戰爭,王薄不能明知道一去無回,還眼睜睜向陷阱裡跳。他造反了,帶著數十個同樣不願送死的同鄉上了長白山。他成名了,不是因為科考得中,而是因為一曲「無向遼東浪死歌」!
可以說,如今天下風雲動盪的局面,皆是因他而起。而無數豪傑都已經揚名立萬,作為始作俑者,他王薄卻只能在別人麾下聽令。這不公平!從大業七年開始,所有發生的一切都不公平!老天不該讓他生在寒門,不該讓他的名字出現在軍書上,不該讓他遇到張須陀,更不該讓他敗退到河北苟延殘喘,江湖地位甚至連高士達這種粗人都不如。
他讀過聖賢書,天生就該高人一等。他要抓緊一切機會,把自己該得到的東西全拿回來。
「咚隆隆…….」王薄越想越氣憤,鼓聲敲得慷慨激揚。他沒打算跟李仲堅對決,對方是張須陀的嫡傳弟子,與張須陀交過手的他,深知道其中厲害。他只想藉著此番北上的機會重樹威望,藉著高士達這個蠢人來吸引敵軍,自己偷偷摸摸攻入隋昌城,奪取城裡剛剛入倉的糧食。
有了這批糧食,他就可以再招募一大堆士兵,東山再起。有了這場毫無懸念的勝利,他就可以讓自己的聲望重新達到昔日的顛峰,超越高士達、超越格謙,進而尋找機會超越翟讓和李密。
至於負責誘敵的高士達會不會有危險,那根本不在王薄的考慮範圍之內。在他的計畫中,只要攻下隋昌城,西路兵馬就立刻帶著所有戰利品快速退向饒陽,然後無論高士達死活,所有人直接退往渤海郡,在鹽山一帶重新開闢一塊基業。
李旭吸引流民屯田,有了糧秣後,他王薄也會。李旭會訓練嘍囉為精兵,有了輜重後,他王薄一樣能。
他不該是一個倉皇如喪家之犬的流寇頭子。別人能做到的,他都做得到。亂世已經來臨,大隋已經失其鹿,人人都可以逐之。
這天下可以姓楊,可以姓李,也可以姓王!
「咚隆隆…….」鼓聲如雷,天地為之變色!
 
    那鼓點動地而來,不似王薄所擊發的戰鼓聲那般高亢,卻勝在整齊錯落。低低的,緩緩的,就像冬雪下流動的冰泉,又像濃霧背後慢慢透出的陽光。透過漫天的廝殺聲,由遠而近,由模糊到清晰,幾乎是在刹那間,讓城上城下所有人的呼吸為之一滯。
「誰在擊鼓?哪個讓他擊的?」王薄停下鼓錘,厲聲喝問。鼓聲乃軍樂也,非奉主將之令不可輕動。在這路兵馬中,他絕不准許任何人挑戰自己的權威。不需要任何人回答,他旋即明白了此鼓絕非從己方陣中而來。麾下的這些寨主堡主都是些粗痞,絕對沒本事擊出如此整齊、且如此具有穿透力的軍樂。
答案呼之欲出。城下的攻擊者忘了繼續攀爬,城上的守軍也忘了繼續向雲梯砸石塊,他們不約而同向鼓聲來源處望去,不約而同瞪圓了眼睛,張開無法閉攏的嘴巴。
在西方的天地相接處,有團塵煙伴著鼓聲而來。塵煙團的上半部呈暗黃色,遮天蔽日;下半部為淡黑色,整齊得就像一條湧動的水線。有幾小股擔任戰場周邊警戒的流寇部隊躲避不及,頃刻間便被「洪流」吞沒了,幾乎連一朵浪花都沒濺起。
「咚隆隆…….」鼓聲依舊如陣陣春雷,貼著地面滾過。王薄的臉在一瞬間成了鐵青色。他不明白敵人到底從何而來?自己佈置在泒水岸邊那麼多斥候,為什麼沒一個能及時返回中軍報告敵人已近的消息?但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那條越湧越近的黑線已經露出冷冷的亮邊,不是水,而是三尺槊鋒反射的寒光。
「博陵」

書籍代號:0NSM0006

商品條碼EAN:9789866807671

ISBN:9789866807671

印刷:

頁數:416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

主題閱讀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