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歷史 / 武俠小說> 醉枕江山‧第三部.卷一‧較量

醉枕江山‧第三部.卷一‧較量

作者:月關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出版日期:2014-09-03

產品編號:9789865723842

定價 $25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為名利你爭我奪,官場不輸戰場!楊帆成空降新官,如何不被鬥垮?

作品總點擊數超過一億!月關榮登新世代武俠大神

 

作品總點擊超過一億次!網路架空歷史小說代表作家、Google 搜尋十大中文關鍵字。

近三百萬網友盛讚,《醉枕江山》稱霸大唐軍事經典小說排行榜!

周華健、盛大集團董事長,滾石公司老總等企業老總等文化名人都是月關迷!

臺灣100年閱讀習慣調查結果,月關作品為全國公共圖書館借閱率最高Top第三名!

 

空降掌刑部,扮豬吃老虎;較量,軟蛋變天王!

 

比太監上青樓更淒涼的事是什麼?就是帶著老婆上青樓!剛被調職的楊帆為了爭取一席之地,連跟老婆約會都無暇抽身,結果百忙之中終於有空了,卻不小心走進青樓!楊帆滿懷愧意,只好說明一切都是為了明晚跟太平公主做個了斷……

 

在來俊臣等大臣相繼垮臺之後,武則天決心在刑部培養一個新的耳目,但司刑司四大主事可不知楊帆來歷,理所當然的排擠這空降的毛頭小子,直到審理一件官二代殺人案件才讓揚帆一鳴驚人,但無形中卻讓大唐三法司的對峙越演越烈。

 

大如一國,小如一衙,為了爭取名利,從古至今,莫不無所不用其極。楊帆除了應對太平公主的無理索求,如今又得處理刑部的明爭暗鬥!但一開始的卑飛斂翼不代表真的甘於沉默,扮了近一個月的豬,楊帆能否擊退想吃下他的猛虎,稱霸這「天下第一部」呢?

 

全系列:共25卷,預計每月出版2卷。

 

 

月關

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原是中國東北部某國有銀行二級分支行高級業務主管,現已辭職專事寫作。曾以夢遊居士發表過《成神》、《顛覆笑傲江湖》兩本小說。2006年,於起點中文網以月關之名創作《回到明朝當王爺》,自稱其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取其中二字,簡稱「月關」。

 

從2011年開始連載的《錦衣夜行》,再創月關寫作高峰,於起點中文網所舉辦之金鍵盤獎中,以領先第二名整整一倍的優勢,獲得讀者票選2011年度冠軍作品。月關也連續兩年獲得讀者票選第一、第二名作家。

 

月關與酒徒、阿越並稱大陸三大新歷史小說名筆新秀。作品有《回到明朝當王爺》、《大爭之世》、《一路彩虹》、《步步生蓮》、《狼神》、《錦衣夜行》。

 

月關

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原是中國東北部某國有銀行二級分支行高級業務主管,現已辭職專事寫作。曾以夢遊居士發表過《成神》、《顛覆笑傲江湖》兩本小說。2006年,於起點中文網以月關之名創作《回到明朝當王爺》,自稱其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取其中二字,簡稱「月關」。

 

從2011年開始連載的《錦衣夜行》,再創月關寫作高峰,於起點中文網所舉辦之金鍵盤獎中,以領先第二名整整一倍的優勢,獲得讀者票選2011年度冠軍作品。月關也連續兩年獲得讀者票選第一、第二名作家。

 

月關與酒徒、阿越並稱大陸三大新歷史小說名筆新秀。作品有《回到明朝當王爺》、《大爭之世》、《一路彩虹》、《步步生蓮》、《狼神》、《錦衣夜行》。

 

 

精彩內文選摘

 

第四○五章 理所當然的排擠

 

 

大周延載元年秋,楊帆正式成為秋官郎中。暑夏方去,清秋才至,天清水清風也清,楊帆頂著一天秋色,裹著一身秋風,神情氣爽地踏進了秋官衙門,亦即刑部正堂。

楊帆昨日已經去過吏部,領了制書任命後到刑部報備過,所以算是已經報到過了,今天卻是第一天正式上任,拜見主官。

大周刑部沿用唐制,設刑部尚書一人,侍郎一人,掌天下刑法、徒隸、句覆、關禁。刑部下設四司,一曰刑部司,二曰都官司,三曰比部司,四曰司門司,統由刑部尚書和刑部侍郎總領。

四司之中,刑部司是刑部本司,號稱小刑部,這是刑部裡真正執掌刑法的地方。以前楊明笙在任時,擔任的就是刑部郎中一職。當時的刑部尚書是張楚金也是大唐三法司中一名極厲害的法官,其下侍郎就是周興,再次就是郎中楊明笙。

如今刑部尚書空缺,刑部侍郎為崔元綜。刑部司應設郎中兩人,員外郎兩人,主事四人,令史十九人,書令史三十八人,亭長六人,掌固十人。其他三司因為不及刑部司重要,也沒有那麼多的事務,設的官員就相對少一些,比如郎中和員外郎就各只一人。

楊帆沒有到任前,刑部司左郎中一職也是空缺的,只有右郎中陳東在任,左在右上,楊帆到了便要壓陳東一頭。再者,刑部尚書是正三品,刑部侍郎是正四品下,刑部郎中本應是「從五品上」,而楊帆是以「正五品上」的級別調過來的,比陳郎中也要大上三級,理所當然地做了他的上司。

刑部大堂設在第一進院落,各司衙門設在第二進院落,四司各據一座大跨院,每個跨院內再依官職大小,依次分配官員們的簽押房。而刑部侍郎和刑部尚書的辦事房則設在第三進院落裡。

如今崔元綜是以刑部侍郎代理尚書一職,所以他一人就獨佔了第三進院落。楊帆到任後,首先要拜見的就是這位刑部侍郎,秋官衙門如今的真正主事人崔元綜。

以前楊帆在宮中做郎將時,雖然每日都看見滿朝朱紫的進進出出,卻也只是瞧個熱鬧,頂多對這些官員有些臉熟,卻談不上熟悉,更難以把他們的名字和他們的相貌對上號,如今還是頭一遭仔細見過這位秋官侍郎。

崔元綜的辦事房很大,高架寬閣,但是裡邊沒有書畫字貼、盆栽畫屏,整個房間非常素雅,貼牆立著的也不是博古架一類的賞玩裝飾之物,而是一排排的書架,上面密密麻麻地堆滿了線裝書。

從房間的布置大致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性格。這一塵不染、闊而不空,沒有一處淩亂的房間布置,就可以看出崔元綜性情的嚴謹,此人辦事一定喜歡一絲不苟。

這樣一名執掌天下刑法、辦事一絲不苟的法官,照理說應該是神情嚴肅、不怒自威,縱然不像楊明笙有兩道深深的法令紋微微出現,便叫人惴惴不安,也該充滿威嚴的氣度,但是真正與這人面對面地坐著,哪怕對方一身公服,依舊叫人感覺不出一點官威。

崔元綜的相貌很憨厚,膚色像楊帆一樣,顯得黎黑且有些粗糙,微圓的臉龐,沒什麼棱角的五官,一對肥厚的嘴唇,一隻有些肉頭的矮鼻子,頜下鬍鬚雖然修剪得很整齊,卻也並不厚重濃厚,稀疏的鬍鬚很難顯出尊貴的氣質。

如果給他換上一身尋常老農的衣衫,以他的相貌行走在田間地頭是看不出與那些田間勞作的百姓有什麼區別的。這樣一個人卻是出身於鄭州崔氏,當今世上可傲視王侯的五姓七望中清河崔氏的支房子弟。

正所謂無欲則剛,以前楊帆只是把做官當成接近仇家的途徑,這官做的好不好,他根本不在意。可如今這就是他的事業,貿然把他調到一個全然陌生的司法衙門,他心中豈能沒有一點忐忑。

別看他在家裡同小蠻嘻笑打鬧,彷彿對這新官上任混不在意,其實他只是不想小蠻為他擔心。如今見了崔元綜一副好脾氣的模樣,楊帆便暗暗鬆了口氣,一個好說話的上官總是好相處的。

崔元綜看著他的眼神有些古怪,彷彿對他聞名已久,乍然一見,很有些好奇與玩味,楊帆注意到了他的眼神,直覺地以為這是因為太平公主的緣故,畢竟他的這件風流韻事已是傳得滿城皆知。

但是仔細看去,楊帆從崔元綜的目光中看不出一點曖昧、羡慕又或者鄙夷,崔侍郎的目光有種探索的味道,他的眼神裡似乎包含著什麼秘密,但是絕對與什麼坊間喜聞樂見的風流韻事無關。

崔元綜很快就收斂了古怪的眼神,同他認真攀談起來。楊帆這時才領教了什麼叫人不可貌相。有關他的履歷,崔元綜竟然已經全部瞭解過了,而且如數家珍,甚至比楊帆本人還熟悉。

一旦談到公事,他的語鋒也變得淩厲起來,沒有一句閒話,每一個問題似乎都是深思熟慮、環環相扣的,不知不覺間便叫你的思路順著他的想法而動,而且完全生不起一點反抗的念頭。

楊帆不禁暗暗心折,此人不愧是浸淫官場數十年的大人物,雖遠不及御史台那位暴發戶似的來中丞飛揚跋扈,卻是鋒芒內斂,城府頗深。崔元綜向楊帆詢問了一些自己需要瞭解的事情之後,便肅然道:「陛下已召見過本官,談到過你,陛下對你期許甚深!」

楊帆聽他提到皇帝,微微欠了欠身。

崔元綜又道:「自我秋官衙門的張楚金、周興先後犯案,本衙元氣大傷,許多職位迄今還空缺著,人手嚴重不足,積案疊壓,不及處理,如今有你來協助本官,本官也甚為高興,希望楊郎中在任上能克盡職守,勤於政事,廉潔奉公。」

楊帆道:「下官謹遵侍郎教誨!」

崔元綜點點頭,又道:「本衙下設刑部司、都官司、比部司、司門司四司。各司的郎中、員外郎、主事們,以後都是要常與你打交道的,本官已召集他們來,你們且見上一見,彼此熟悉一下。」

楊帆忙起身道:「多謝侍郎提攜!」

崔元綜向堂前伺候的一名公人道:「喚陳東他們進來!」

片刻功夫,事先已得崔元綜傳喚,候在門下的四司郎中、員外郎、主事們紛紛走進大堂。崔元綜站起身來逐一介紹,諸如司刑右郎中陳東,都官郎中孫宇軒、比部郎中皮二丁,司門郎中嚴瀟君,司刑員外郎左元慶、曹其根等。

光是這些各司主事官員就有四名郎中、八個員外郎,更不要說那十六個主事了,楊帆聽崔元綜介紹著,勉強記住了他所負責的司刑司的幾位官員,其他各司官員的名字都不管了,只是昏頭脹腦地先拱手見禮便是。

這些官員們見了楊帆一個個笑容可掬的,對他熱情之至,尤其是四司的幾位郎中,與楊帆把臂攀談,笑語風生,大堂上頓時熱鬧起來。

司刑右郎中陳東三十四五歲年績,微微發福的中等身材,方面大耳,一臉的福相。因為他是與楊帆共同執掌刑部司的,彼此關係最近,再加上四司之中以刑部司為首,他在同僚中的地位也最高,所以說笑尤其大聲。

「我等是早就聽說過了楊郎中的大名,今後能與楊郎中同衙共事,陳某深感榮幸啊。楊郎中今天剛剛上任,還有各種規章制度、條例流程要熟悉一下,那就過兩日本官作東,有請各位同僚一同赴宴,為咱們楊郎中辦一席接風酒。」

陳東笑吟吟地說著,又對崔元綜拱了拱手,說道:「還望侍郎也能賞光啊!」

崔元綜微微一笑,捋鬚道:「老夫不好酒,也不喜談笑,拋開公事時便是悶葫蘆一個,去了豈不叫你們掃興?本官就不參加了,你等同僚若是願意熱鬧一下,盡由著你們去,只是且莫喝多了,影響了次日辦公!」

眾官員大笑,連稱「不敢」,崔元綜笑了笑,又道:「好啦,叫你們過來,彼此見個面,先認識一下,以後打交道的時間還長得很呢。大家也都見過了,這就散了吧。陳郎中,你與楊郎中回刑部司,叫本司的令史、書令史、亭長、掌固等先與楊郎中見過了。司內一應事務,也由你來向楊郎中交待一下!」

陳東連聲道:「責無旁貸!責無旁貸!侍郎且忙著,我等這就退下了!」

眾人向崔侍郎致了禮,簇擁著楊帆出了辦事廳,到了廊下,眾官員滿面春風地同楊帆告一聲罪便各自散去,由司刑右郎中陳東和司刑員外郎左元慶、曹其根以及四位主事陪著楊帆回了刑部司。

整個秋官衙門沿中軸線共建有三進大院落,三進院落的中心點各有一套主體建築群,分別是秋官衙門的大堂、二堂和三堂,各司的辦事機構則分別安排在左右跨院。刑部司是刑部最核心的部門,職權最重,人員配備也最多最全,所以擁有二進院落裡最大的建築群。

從側門進去,裡邊又是大院套小院的無數院落,這裡分別是各位員外郎、主事、令史、書令史等官員的辦公地點。正中間有一座大院落,就是左右司刑郎中的簽押房。

進了朱漆大門,迎面就見對面整面牆上一副完整的浮雕壁畫,畫中是一隻祥雲繚繞下的奇獸,形似麒麟,體壯如牛,額生獨角,威風凜凜,正是能辨是非,能識善惡忠奸的獬豸神獸。

院落四角各置滅火用的大水缸一口,裡邊植著睡蓮,碧綠的荷葉鋪滿了水面,院落正中則植了一棵桂樹,如今花還未開,滿樹青綠,顯得十分幽靜。

陳東對楊帆笑吟吟地道:「楊郎中,左面這套簽押房就是足下辦公的地點了。得知郎中即將赴任後,本官已著人仔細打掃過,來,咱們且進去坐,本司所屬上下官吏,馬上就會前來拜見!」

楊帆隨他走進自己的簽押房,先往各房看了看。中堂裡屏風隔斷,有前後大小兩處會客室,左右廂房都有書辦、僕廝伺候的耳房,再往裡去各有一間大房,一間充作私密性良好的內書房,另一間充作辦事房,裡邊還用坐屏隔開了一處小一些的空間,內置床榻一具,午間可以在此小憩。

二人內書房中落坐,只笑談了片刻,刑部司下屬除了方才見過的兩位員外郎、四位主事,另外的十九名令史,三十八名書令史,六名亭長,十位掌固便分批分次地進來拜見了。

楊帆一一接見,倒沒料到刑部下屬的一個司,光是大小官員就有七十多人,這要是再加上那些執役公差、奴僕下人,這個刑部司怕不得有數百人之眾?轉念一想,這個司負責的可是全天下的刑獄,心中也就釋然了。

每進來一批人陳東就為楊帆介紹一遍,這些人上前拜見,楊帆再說幾句慰勉的話,這一折騰,等全部官員晉見完畢也耗去了將近一個時辰的時間,等這些人都散去了,忽然有一名穿襲青袍,瘦竹杆似的書吏飄進門來,對陳東耳語了幾句。陳東聽了便對楊帆歉然一笑,起身道:「有件中事已經滿了十天,今天必須勾判的,陳某去處理一下!」

楊帆一時也聽不懂這些術語,忙起身道:「陳兄請便!」

陳東向他微笑著拱了拱手,便隨那瘦竹杆似的書吏離開了。楊帆微笑著目送他離開,心中很是歡喜。原本到了陌生的衙門,令他心中很是忐忑,沒想到此處同僚這般好相處,楊帆心裡的緊張便一掃而空了。

他在房中靜靜地坐了一陣,房裡靜悄悄的一點動靜也沒有,楊帆心裡不禁微微泛起一絲異樣的感覺,他起身離開內書房,踱到中堂向外一看,只見對面陳郎中的簽押房門口,進進出出人來人往,熱鬧非凡。

不只是本司的員外郎、令史、書辦,乃至比部司、都官司的大小官員,還有洛陽府、大理寺、御史台,乃至一些風塵僕僕青衣皂靴,從外地趕來交接案卷的公差,都在陳郎中的簽押房裡進進出出,而自己這位楊郎中卻是門庭冷落,臉上的笑容不禁有些生硬起來。

「或許是因為自己新官上任,他們還不知道本司主官已經上任吧。諸般事務我還沒個頭緒,現在也確實做不了什麼。」

楊帆這般自我安慰著,可是看到那些方才還來見過自己的本司大小官員,一旦從對面房裡出來,看到自己正站在對面堂上,臉上竟然露出些許不自然的神色,並且刻意地迴避著自己的目光,楊帆漸漸明白過來。

一直以來,楊帆不是同江湖中人打交道,就是同朝廷的武將打交道,再就是那些朝中的權貴們,這些人的性子卻是介於江湖中人和武將之間的,楊帆同這等文官衙門的人打交道的經驗卻是前所未有,如今他算是見識到了。

楊帆靜靜地站在那裡,想了一想,忽然微笑起來:「這些讀書人,還真有意思。」

 

※※※

楊帆沒有在堂屋站太久,他慢慢踱到自己的公事房,在書案後面坐下來,雙手往桌上一旁,忽然覺得少了點什麼。雙手輕輕撫摸了一下那黑漆發亮,光滑平整的桌面,楊帆忽地啞然失笑:「是了!少了文房四寶。」

仔細回想一下,方才在另一邊內書房裡貌似也是一般無二,行本案牘固然沒有,卻連文房四寶、紙墨筆硯也不見一點,這房裡雖然看似布置得滿滿當當,卻又空空蕩蕩,沒有一點有用的東西,這……也太明顯了吧?

楊帆嘆了口氣,站起身來,又繞到屏風後面,那裡有一具供他臨時歇息的單人臥榻。榻上被褥倒是齊全,摸上去也乾淨乾燥,看來是剛為他換上的,瞧這模樣,他們只是想在公事政務上把他架空,至於各種待遇倒不想與他為難。

楊帆脫了官靴,也不怕那官衣起了折皺,躺到榻上便闔起了雙眼。仔細想想方才諸般遭遇,楊帆不禁自嘲地一笑,這事還真怪不得別人,是他自己把事情想簡單了。

別人且不說,至少本司的那位右郎中陳東,怎麼可能對他的到來如此歡迎呢?

換作是他,苦苦打拼多年,前面空了一個職位,只差一步、只消再努力一點點就能坐上去,結果憑空降下一個人來斷了他的希望。這個人不但是個後生晚輩,而且在這一行裡尚毫無建樹,他服氣嗎?

不過,若只是陳東一人鬧情緒也就罷了,看這情形,卻是整個刑部聯起手來給他這個外來戶臉子瞧啊。如果是整個刑部各司聯手排擠他,莫非這是出自於崔侍郎的授意,陳東只是一個執行者?

楊帆思索良久,始終不得其解。他才剛來,對刑部全無瞭解,現在雖然已經明白人家並不歡迎自己的到來,卻無法馬上弄清楚到底是誰牽的這個頭。

他是不信刑部是鐵板一塊,只要有名利擺在那裡,哪個衙門不是爭權奪利、拉幫結派的?刑部也不可能例外,如今只是面對這個騎到眾人頭上的外來戶,大家暫時合作,同仇敵愾罷了。

「這是要難為我啊,嘁!誰怕誰啊!」楊帆嗤笑一聲,架起了二郎腿:「想當初剛進宮的時候,朱都尉和謝都尉也曾與咱為難來著,現如今一個命喪黃泉,另一個成了俺的娘子,可惜喲,這刑部正堂裡全是爺們,沒有一名美嬌娥啊!」

門口,一名衙差悄沒聲地走進來,探頭往裡瞧瞧,卻沒看見那位新任郎中的影,只聽屏風後面有人憋著女人的嗓子,哼哼唧唧地唱道:「說你傻,你不傻,做事卻像個大傻瓜!小心咱快刀切寒瓜,嘁哩又喀喳……」

 

書籍代號:0NSM0141

商品條碼EAN:9789865723842

ISBN:9789865723842

印刷:黑白

頁數:256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

主題閱讀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