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歷史 / 武俠小說> 錦衣夜行第五部‧卷三:造化弄人

錦衣夜行第五部‧卷三:造化弄人

作者:月關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出版日期:2013-08-01

產品編號:9789865830342

定價 $25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最陰險的刀永遠來自背後,大明皇朝的唯一希望是否會在沙漠中墜落?
全台借閱率冠軍,華文讀者最愛追、最佩服的大神寫手唯有月關!
 
★ 國立台灣圖書館 2012 年借閱調查統計,月關系列更勝九把刀、莫仁,榮登榜首!
★ 金石堂 2012 年武俠歷史類暢銷小說排行榜 第一名
★ 起點中文網 2012 年書友收藏榜、VIP 收藏榜、作品盟主榜前十名
★ 起點中文網 2011 年讀者票選冠軍小說、Google 搜尋十大中文關鍵字
★ 起點中文網 2010 年讀者票選冠軍作家、累積點閱率突破 1800 萬人次
 
沙漠鏖戰,生死兩茫;顛沛,顛沛更顯情真!
 
奉旨東征的丘福好大喜功,卻一腳踏進韃靼人的陷阱,戰敗消息讓朱隸勃然大怒,帶兵御駕東征。錦衣衛紀綱的心腹于堅,大膽扮作商隊僕人想探聽西域敵情,不過胳膊肘兒往外拐,有意把夏潯的行程透露給帖木兒的奸細,借刀殺人除掉夏潯這個錦衣衛的大對頭。
 
皇帝舉兵東伐韃靼,讓夏潯失去了朝廷的後援,西征更顯艱辛;于堅在背後頻放冷箭,就算有劉玉玦等忠臣的相挺,鏖戰激烈之下卻也是自身難保,狼狽不已的逃離帖木兒騎兵,在沙漠瀚海中載浮載沉,最後竟誤闖世外桃源羅布淖爾,與夏潯十年前就不該再相遇的情怨冤家不期而遇。
 
西出陽關逢故人,往昔的痛苦會讓夏潯面對的是十年前的復仇,還是釋懷相助?相較於于堅不忠不義的叛國,西琳和讓娜無私的奉獻更讓夏潯知曉何者珍貴。世上有些事該犯傻的時候,就得傻上一回,造化弄人的情勢會讓夏潯替過往陪葬,還是能找得出沙漠中的渺茫生機?
 
全系列共計 30 卷,預計每月出版 2 卷。
月關  
中國東北部某間國有銀行二級分支行高級業務主管,但已在網路發表文章多年,為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自稱其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取其中二字,簡稱「月關」,
與酒徒、阿越並稱大陸三大新歷史小說名筆新秀
作品有《回到明朝當王爺》、《大爭之世》、《一路彩虹》、《步步生蓮》、《狼神》。
 
中國大陸起點金鍵盤獎讀者票選冠軍作家
《錦衣夜行》一書在起點中文網所舉辦之「金鍵盤獎」中,以領先第二名整整一倍的優勢獲得讀者票選年度冠軍作品,粉絲追捧更勝《回到明朝當王爺》。作者也連續兩年獲得讀者票選第一、第二名作家,為目前大陸當紅的知名作家。
第七十三章 南轅北轍
 
自敦煌到哈密,中間一千多里地的距離杳無人煙,天地之間給人的永遠都是那蒼涼浩渺的味道,不管走到哪,看到的都是相似的戈壁、相似的沙漠、相似的植物,時間久了,會叫人從心底裡產生一種疲倦感,如果不是這麼多人馬同行,甚至會懷疑自己是否能夠走出這天地。
幸好,人多勢眾,開開玩笑唱唱歌就是極好的排遣,路上偶爾能夠遇到覓食的小獸,各自施展高妙的箭術射殺小獸,不只能為自己佐餐,更是一個開心快樂的遊戲。
在這樣荒涼的古道上,夏潯一行人也遇到過一些人們,在這荒無人煙的地方見到同類,本應該是開心的事情,可是這些同類卻比荒涼的天地和兇殘的野獸更加可怕,因為他們是馬賊。
馬賊,應該可以算是大漠裡生命力最強韌的生物了,比胡楊樹和駱駝刺的生命力還要強韌,尤其是小股的馬賊,他們居無定所,廣袤無垠的大漠就是他們最好的藏身之處,沒有人能夠探知他們所有的秘巢、沒有人能夠成功追蹤他們的足跡。
如果真論武力,就算集結大漠裡最強大的一夥馬賊一窩蜂的全部兵力,也難以與夏潯的三千精銳鐵騎抗衡,但是實力銳減一半的巴薩,夏潯照樣拿他沒辦法,只能把他驅趕到沙漠裡,想要全數殲滅或斬其賊首,那就屬於癡心妄想了。
路上遇到的這些小股馬賊並不是一窩蜂的人馬,他們甚至可能還不知道一窩蜂遭受了重創,這些小股馬賊要劫掠某個目標時也會派出探子跟蹤,摸清對方底細以便做出行動。他們不知道這支由軍隊戒護的隊伍到底是什麼來路,卻很清楚,這塊骨頭他們啃不下,但他們還是來了。
他們縱橫大漠草原,唯一的目的就是掠奪,掠奪一切,馬匹、牲畜、兵器、財物、壯丁、女人,他們不事生產,沒有創造,所有的一切都來自於掠奪,難得看到這麼一塊肥肉,自然是要啃上一口的。
至於對方兵力強大,他們並不在乎,沒有人比他們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中更具有生命力,他們來去如風、行蹤不定,好像遊蕩在大漠草原裡的一群豺狼野狗,根本不畏懼報復,雖然這支明軍看著就不太好惹,不過能叼一口是一口,於是,這樣的「野狗群」沿途總是游弋不定的跟著,趁夜偷襲,意圖佔些便宜。
夏潯一路西來時,對軍隊所做的襲營訓練在此時便起了大作用,明軍每次遇到馬賊襲營,都不慌不忙,應變從容,馬賊佔不了什麼便宜,每股來犯之敵反倒時常被官兵們反打劫一番。明軍這一路行軍枯燥乏味,白天騎在馬上也能閉目養神、休息睡覺,精力旺盛的無處發洩,正好把他們當成了消遣,把馬賊襲營當成了一個遊戲,樂此不疲!
今夜又是一場精彩的貓捉老鼠遊戲,營地上火把通明,戰士們正在興高采烈地打掃戰場。馬賊沒想到這些官兵在這杳無人煙的大漠裡居然還煞有介事地佈下了重重陷阱,有些倒楣蛋連人帶馬陷在坑裡,現在還沒人搭理他們呢。
戰利品非常豐厚,這些馬賊的全部家當都是帶在身上的,他們哪有可能出來劫掠卻把自己的財物交予他人保管?所謂的巢穴也不過就是些沙谷洞窟,真要把財物藏在那裡,回去後鐵定不見蹤影了,留守的那幫老賊絕不會有人站出來承認自己是小偷的。
所以,他們偷的金銀珠寶、絲綢茶葉,甚至一些田莊地契莫不揣在身上,每個馬賊都是一棵搖錢樹,擄獲了馬賊的官兵興高采烈,沒有抓到人的官兵則羡慕不已。國公說了,除了戰馬須得上繳,其它財物都歸其所有,玩遊戲發大財,開心呐!
僥倖未死的馬賊抱著腦袋蹲在地上,身上早被搜刮一空,就連他們纏在身上的絲綢都被解了下來,一個個彷彿叫花子似的欲哭無淚:官兵,還比賊狠呐!
 
「這些馬賊,帶著浪費糧食!搜乾淨了,殺!」
從敦煌往別失八里去的商隊同樣剛剛經歷過一場慘酷的廝殺,清掃戰場後,嬴戰冷酷地下達了命令,這裡是大漠,在這裡沒有法律、沒有道義,弱肉強食、勝者為尊。
各大商家的馬隊護衛顯然都很明白這個規矩,二話不說,抽出刀來便開始殺人,戰死夥伴的屍體還挖個坑埋了,馬賊的屍體則直接曝屍荒野,等著野狼和禿鷹分食。塵歸塵、土歸土,生命來自於大地,最終還是回歸了它。
帳蓬搭起來了,他們今晚要在這裡過夜,各商隊輪番負責守衛,今夜負責守在週邊的商隊把帳蓬搭在最外圍,他們的馬隊又依託自己的商隊,布成了一道更嚴密的包圍圈,然後派出輕騎,策馬到數里外的荒原裡守夜放哨。
炊煙飄起,開始做起了晚膳。
他們這些商隊和夏潯走的不是一路,他們是沿著沙漠邊緣,往塔里木盆地的縱深去的。冬季穿越塔里木盆地,遠比夏季舒服的多,冬季多做些禦寒措施就沒大問題了,可夏季卻是真能熱死人的,夏季最熱時,那裡的氣溫可以高達七十多度,連飛禽都不敢從上空穿越。
拓拔明德的商隊今夜不負責守夜,他們的營帳紮在圓形營地的內部。營帳紮好了,拓拔明德帶著化名「胡七七」的于堅又巡視了一番自家卸下堆放的貨物,便在沙地上漫步,看到其他的商隊領袖,便會友好的打聲招呼,或者停下攀談一會。
他現在很重視跟這些商家的關係,跟他們打好交道,有助於他下一步的行動,他將來是要跟著這些沙洲權貴退入嘉峪關,從而起到內應作用的。而于堅則是他有心拉攏的人物,所以現在常把他帶在身邊。
「怎麼樣,這樣的日子,還能適應嗎?」
拓拔明德笑吟吟地問于堅,于堅挺起胸脯道:「老爺放心,這點苦,我還吃得了。」
拓拔明德笑著拍拍他的肩膀:「放心吧,再過兩天就到羅布淖爾了,到了那裡就不是遍地黃沙了,可以好好休息一下,那裡的女子,都很美麗,哈哈……」
于堅問道:「羅布淖爾?」
拓拔明德笑道:「嗯,那是西域商道上一個極大的海子,那裡的人不種五穀,不牧牲畜,只以小舟捕魚為食,這天底下只以魚為生的就只有他們了吧,不過住那裡的人都很長壽,九十歲的人還是個好勞力,還有一百歲還當新郎倌的人呢……」
拓拔明德所說的羅布淖爾就是羅布泊,當時還是絲綢古道上一個重要的歇宿點,羅布泊曾是中國第二大鹽水湖,水域面積最大時有二十萬平方公里,此時雖然小了些,也有數萬平方公里,我國第一大淡水湖鄱陽湖的面積現在約有四千平方公里,由此可以想像羅布泊水域的浩渺廣瀚。
于堅聽著,唯唯記下。
這些商賈走慣了沙漠商道,即便如此,每個商隊依舊配置了常年跋涉在絲綢古道上的嚮導,于堅一路上跟著他們行走,也在注意觀察路途、水源、歇宿的學問。
他有意把夏潯的行程透露給了這些帖木兒國的奸細是想借刀殺人,借他們的手除掉這個錦衣衛的大對頭,但是對於帖木兒東征,他當然也是視如寇讎的,拓拔明德想利用他,他也想利用拓拔明德,如果能借他們的刀幹掉夏潯,再向他們通報一些假情報,誘導帖木兒軍做出錯誤判斷,讓明軍打個大勝仗,甚至一舉決定戰役的成敗,這不是一舉兩得嗎?
所以,他將計就計,大膽地跟入了沙漠,他的手下也有三個人趁機混入了其他商隊與他互為配合。想再多混進些人的話就比較難了,因為這些商隊擔心會有馬賊的內應混入,一般來說只會招募知根知柢的雇工,偶爾人手不足時,會招募幾個生面孔的人,但絕對不會太多。
氈包裡已生起了火,暖烘烘的。
煮熟的食物也端上來了,鮮美的手扒肉、烤羊腿、奶皮子、還有一些米飯麵食,非常豐盛。
安頓了部下,檢查完貨物,嬴戰回到氈帳,妙弋正坐在桌前,擺著滿桌菜餚酒食,等著他回來一起用餐。嬴戰嘿嘿一笑,在小几邊坐下,向妙弋問道:「怎麼樣,頭一回出遠門,還習慣嗎?」
「有啥不習慣的?」
妙弋揚眸,向他嫣然一笑:「官人莫要小瞧了人家,當初人家和母親,可也曾千里迢迢,穿越河西呢……」
她現在很輕鬆,「逃」出了敦煌,避開了楊旭,呼吸也不再有那種窒息的感覺了,長途跋涉雖然艱苦些又有什麼呢,等她從別失八里回來,楊旭應該已經從哈密回返嘉峪關了,相信這是楊旭唯一的一趟西域之旅,以後他再也不會來,她依舊可以過上平靜的生活。
安寧,現在就是她最大的幸福。只要……永遠不再遇見他,就好。
現在,她都逃到羅布淖爾了,她往西來,他往北去,應該……絕不可能再有交集了,絕不!
 
 
 
 
 
第七十四章 最陰險的刀永遠來自背後
 
朱棣御駕親征之際,帖木兒的右路軍業已趕到了蒙古斯坦。
蒙古斯坦是別失八里的一部分,東起阿爾泰山,西到塔拉斯河以東的沙漠,北界塔爾巴哈臺山至巴爾喀什湖一線,南至天山山脈,這裡草原遼闊,高山和谷地牧場水草豐美,是適宜游牧的地方。東察合台汗國以前就建都於天山北麓的別失八里,以此為核心,控制蒙古諸部。
元朝退出中原後,對西域失去了控制力,天山南麓的蒙古人漸漸融入畏兀兒人,天山北麓的蒙古人也與當地民族、部落融合,形成了近代的哈薩克、烏茲別克、柯爾克孜等民族。眼下,這裡被三方勢力佔據著,其西部地區基本上臣服於帖木兒,北部地方則屬於瓦剌的勢力範圍,東部地區則臣服於大明。
帖木兒的右路軍從塔什干出發,翻越天山,推進到伊犁河,二月下旬,天氣稍稍轉暖的時候,他們進入別失八里,趕到了距明帝國西部邊界軍事重鎮哈密衛大約還有八百里距離的地方。此時,夏潯從敦煌出發,也正向哈密挺進,夏潯剛剛走出三百餘里,距哈密的距離大約也是八百里地。
帖木兒帝國東征的右路軍主帥是哈里蘇丹,他是帖木兒的皇孫,帖木兒第三個兒子的長子。帖木兒育有四子,長子、次子早逝,三子、四子現在還活著,不過三子身體一向不大好,這次遠征他留在了撒馬爾罕,帖木兒的兒子現在只有四兒子還活躍在軍中,此刻擔任著左路軍的主帥。
不過帖木兒有眾多的孫子,很多傑出的、優秀的,讓他自豪的孫子,哈里蘇丹就是其中十分傑出的一個。
哈里蘇丹才二十多歲,年輕力壯、英氣勃勃,他趕到蒙古斯坦以後受到了帖木兒帝國駐蒙古斯坦軍隊將領的隆重歡迎。現在,作為前鋒的幾萬人隊已經駐紮下來,步兵主力和輜重部隊正在紮營,輜重攜帶著大量的盔甲、軍械、火炮,還有隨軍家屬團和牧群。
隨軍人員眾多,有屠夫,廚師,麵包師,商人,他們販賣各種果蔬,盔甲,打鐵用具,銅匠用具以及馬鞍.儘管隨軍輜重部隊可以供應大量麵包,但帖木兒的大部分士兵還是寧願配著米飯吃肉。由於穆斯林對身體清潔要求很高,所以軍中甚至還有方便拆卸搬運的木製流動浴室,簡直就是一座功能齊全的移動城市。
整個軍隊的組成相當複雜,突厥人、蒙古人、特蘭索克薩尼亞人,曼贊達拉尼斯人、西斯達尼斯人、土耳其斯坦人,阿紮貝亞尼斯人、印度人、呼羅珊人、阿富汗人,土庫曼人、波斯人,伊拉克人、亞美尼亞人……由於軍隊成份很複雜,士兵們的宗教信仰也是五花八門,伊斯蘭教徒、薩滿教徒,索羅亞斯德教徒,以及印度、伊朗等地方宗教信仰的教徒,不同地方的人、不同宗教的人,拼湊成了同一支軍隊。
現在他們正在緊張地忙碌著安營紮寨。
「明軍那邊的動向怎麼樣?」
哈里蘇丹沒跟前來迎接的將領們客套,一進大帳就立即問道。
帖木兒帝國駐紮該地的主將索牙兒哈趕緊稟報道:「哈里將軍,明軍現在還摸不清我們的確切目的,不知道我們是打算南攻嘉峪關,還是東走居延海,所以軍隊的調動並不頻繁,不過嘉峪關方向的軍隊增加比較多,看來他們已估計到,我們最好的主攻方向,還是嘉峪關。」
哈里蘇丹點了點頭,雖然他剛剛趕到,可是大明西域地圖他早已爛熟於心,這些地名只要一說出來,他就能清楚地知道它們的位置:「明軍的主將是誰?宋晟嗎?」
「是的,哈里將軍。明軍的主將正是駐紮西域十多年的西寧侯宋晟,不過朝廷又派了一個監軍,叫做楊旭,乃是大明帝國的一位公爵!」
「哦?」
哈里蘇丹挑了挑濃重的眉毛,撫著唇上彎曲的兩撇漂亮鬍鬚,狐疑地道:「楊旭?這個名字很熟悉,哦,我想起來了,蓋蘇耶丁將軍和阿爾巴沙宰相出訪大明的時候,似乎就是他出面接待,並陪同他們在德州閱兵的!」
索牙兒哈恭敬地道:「是的將軍,對宋晟的情況,我們很瞭解,至於這位剛剛趕到西域的明將,我們特意派了人潛入大明領地,盡可能的搜集他的情報。這個人現在已經到了沙洲,看來他們的主要防線雖然放在嘉峪關,但是對關外防線也並不想放棄!」
索牙兒哈道:「將軍,楊旭公爵趕到沙洲以後,在短短時間之內,就做了許多大事……」
他把楊旭在敦煌近期的一舉一動都稟報給哈里蘇丹,最後說道:「通過這些殘酷的手段,一盤散沙似的沙洲地方武裝勢力,暫時被他捏成了團,我們在沙洲拉攏、培植的一些勢力損失殆盡,看來已不能指望透過比較平和的手段接收沙洲了。」
「哦?」
哈里蘇丹繼續撫摸著他的鬍子,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微微笑道:「看來,我們遇到對手了!」
索牙兒哈狡猾地笑道:「將軍閣下,這個對手如果運氣不好的話,可能很快就要歸天了!」
「怎麼?」
索牙兒哈詭笑道:「我們派到沙洲的人送來了緊急消息,掌握了楊旭公爵出訪哈密的準確時間,我已經派遣了一支最精銳的部隊,希望能夠殺死他!如果楊旭死在路上,那麼他的死亡必定大挫明軍士氣,當然,將軍您也要抱憾,不能與他正面一戰了!」
哈里蘇丹哈哈大笑:「竟有這樣的事?索牙兒哈,你做的很好,希望他真的死掉。我們要做的是幹掉我們的對手,至於使用什麼手段並不重要,說實話,如果有更巧妙的辦法,我並不喜歡激烈的廝殺,我不希望我們的女人因為失去丈夫而哭泣,我們的兒童因為失去父親而悲傷!」
「您真仁慈!」
索牙兒哈恭維了一句,又請示道:「將軍閣下,下一步您打算如何行動呢?是否可以先行示下,好讓末將為您早做準備。」
哈里蘇丹微笑了一下,說道:「不急,索牙兒哈將軍,經過長途的跋涉,先讓我的士兵們安定下來,好好休息一下吧。我會把消息回報大汗,聽候大汗的指示,以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是的,將軍閣下!」
索牙兒哈恭敬地答應一聲,一名侍女趕來稟報,說水已經燒熱,請哈里蘇丹沐浴,索牙兒哈連忙起身告辭了。
哈里蘇丹的浴帳也是木製的,與士兵們所使用的並沒有太大的不同,只是由他一人獨享而已。這是土耳其風格的一間浴室,一進去便熱氣蒸騰、氤氳瀰漫。
哈里蘇丹只圍著一條浴巾,裸露著結實健美的身體,剛剛踏進浴室,一個妖嬈的女體便貼到了他的身上:「親愛的哈里,剛剛駐紮下來,你就拋下人家和那些將軍們議事了,馬上就要打仗了嗎?」
「當然不會,我的美人!」
霧氣繚繞,只能看到兩條隱約的人影,無法看清楚他們的模樣,哈里蘇丹把手搭在他心愛女人結實圓潤的小蠻腰上,摟著她走向那木製的浴椅,當兩人坐到深處,享受著熱氣蒸騰的時候,就只能聽見他們的聲音,更難看清楚他們的樣子了。
「我是不會莽莽撞撞地出兵的,有時候,多做事未必是好事,反而會惹來殺身之禍,所以,我會留在這裡,等候中路軍和左路軍趕到,等到祖父大人傳來確切的命令,我才會行動。」
女人奇怪地問:「為什麼?你不是說,打仗,要像風一樣快疾、要像閃電一樣狠厲,才能以最小的損失擊潰敵人嗎?」

書籍代號:0NSM0123

商品條碼EAN:9789865830342

ISBN:9789865830342

印刷:單色

頁數:256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

主題閱讀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