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華文創作> 鄭成功密碼

鄭成功密碼

作者:張國立

出版品牌:讀癮出版

出版日期:2014-11-05

產品編號:9789869101233

定價 $30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鄭成功復台三百五十年,風雲再起;


天地會白蓮教重出江湖,所爭何物?



書寫類型橫跨歷史與推理的小說家張國立,


這次要以詼諧的文句、精鍊的敘事,


在歷史的縫隙中設下一場非凡冒險!

 

 

1661年,鄭成功自金門料羅灣親率兩萬五千精兵,橫渡黑水溝,先取普羅民遮城,再攻克熱蘭遮城,接受荷蘭駐台長官揆一議和請降,收復台灣,雖然僅治台短短數月便病逝安平,國姓爺之名卻深植人心、傳說遍布全台,民間總有道不盡的神祕故事……

 

「這座山上也有座廟。」
「台灣哪座山沒有廟。」
「廟裡也有鄭成功,而且還鬧鬼。」
「你去找謝將軍,別找我。」
「這座廟沒有謝將軍,沒有萬將軍甘將軍,一個將軍也沒。」
「沒謝將軍,卻仍然有人被嚇到?」
「不,有人死掉。」

不當記者賦閒在家的純業餘偵探馬可,身旁站著嫌升官太累又愛抬槓的硬脾氣刑警老宇,面對眼前身穿道士服、背插無柄長劍的無名男屍,兩人琢磨著這樁命案與近期發生在全台鄭成功廟的鬧鬼怪事有無關連。無獨有偶,馬可家中不值錢的沙發上也有具屍體,正是前不久找他幫忙調查鄭成功後代的韓姓男子,莫非是同人所為的連續殺人事件?

緊接著,馬可的美女鄰居遭黑衣劍客突襲挾持、中途還殺出一批怪人相助,一夥人無端捲入一場幾百年前便種下爭端的重大陰謀──天地會、白蓮教重現江湖,明鄭時期的多樁疑案是解謎關鍵,橫跨兩岸多地的追捕冒險就此展開……所有難以解釋的事件與人物,都與驅荷復台的國姓爺鄭成功有關?

 

 

 

作家現身!親臨書店現場與讀者分享創作點滴──

金石堂新書發表會活動
11/22(六)下午2:00~4:00
金石堂城中店(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1段119號)
與談人:讀癮出版主編臥斧

偵探書屋創作分享會活動
12/04(四)晚上8:00~9:30
偵探書屋(台北市南京西路262巷11號)
與談人:版權經紀人譚光磊

(時間地點若有修改,以出版社公布為主,歡迎加入「讀癮DoDo」粉絲團)

 

張國立


輔大日語系畢業,曾任《時報周刊》總編輯。得過國內各大文學獎項,精通語言、歷史、軍事、體育、美食文化,從詩、劇本、小說至旅行文學無所不寫,已出版數十種作品。著有《一口咬定義大利》、《鳥人一族》、《亞當和那根他媽的肋骨》、《清明上河圖》、《棄業偵探》等書。另還以筆名「伍兩柒」(意味超過半斤:人生若一味追求一斤或九兩未免太累,剛過半斤恰恰好,一旦偶而到達七兩和八兩,才有滿足的興奮感)在讀癮出版小說《搶神大作戰》。

小說摘文

 

 

 

 

 

1. 謝將軍與范將軍,不是羅密歐與茱麗葉

 

 

 

 

 

最初傳出鬧鬼的是雲林縣豐田村的成功廟,一對高中情侶半夜一點多約在廟內碰面,女孩先到,等了許久未見到男朋友,倒是撞著一個高大黑影。報上記載,女孩對警方說,黑影大概有兩、三公尺高,上面還戴著頂又細又高的帽子。她縮在廟門入口處的盤龍石柱下不敢出聲,可是黑影似乎知道有人在那裡,一步步罩住她。女孩不由自主發出淒厲的叫聲,驚動廟內的人員,加上廣場兩個下棋的老人也趕來,黑影可能因此消失。第一個趕到現場的李姓廟方義工說,這個女孩的叫聲驚死人,像貓尾巴被人踩到。第二個則是下棋的吳阿公,他說的確見到有個黑影快速從牆面上消失。

 

 

「又細又高的帽子?不是黑白無常戴的嗎?」

 

 

「可能,但也可能是福爾摩斯戴的英國紳士帽。」我擤著鼻涕說。

 

 

「你怎麼不說Lady GAGA的假髮。她那個遲到的男朋友呢?」

 

 

「沒遲到,小男朋友事實上早到了十幾分鐘。另一位下棋的老先生在神壇前面找到嚇昏還尿溼褲子的男生。」

 

 

「他也見到鬼了?」

 

 

「我問了雲林的地方記者,以前老同事,他說,男生在派出所裡直發抖,一口氣幹掉條子為他從便利超商買來的一杯咖啡、一碗泡麵,再抽掉一根菸,終於回過神去廁所換他老媽送來的褲子。」

 

 

「他不是被嚇昏的,聽起來像餓昏的。」

 

 

我又擤一次鼻子不想搭腔,和老宇講話,很累,而且只要沒睡飽,我鼻子就容易過敏。

 

 

老宇是中山分局的資深刑警,快五十歲,我還在報社當記者的時候和他夜夜拚高粱配炸雞,培養出的感情。他曾破了幾個大案子,換言之也賞了我幾個大獨家,警政署兩次要調升他去別的分局當刑事組長,他卻抵死不從。基於雞犬升天的原則,基於他升官我能有更多獨家新聞的關係,我說,多拿點薪水有什麼不好?那時他的回答是:「當官?太累。」

 

 

「然後呢?」他把另一根菸扔在腳下踩蟑螂般,用鞋掌、鞋尖,尤其用後跟轉圈子似的,踩熄。

 

 

如果他這麼恨香菸,幹麼還抽?抽菸的快感在於最後踩菸屁股?

 

 

「小男生說,他也看到一個高大的黑影,還有一雙涼冰冰的手從身後突然冒出來摸他的臉頰。」我說。

 

 

「吃他豆腐?」

 

 

「男生當場昏倒。」

 

 

「嗯,不是餓昏,是爽昏的。」

 

 

「你到底聽不聽?不聽,我回家睡覺。」

 

 

「聽。然後呢?」

 

 

「沒然後。既沒有人受到傷害,也沒有東西失竊,雲林分局總不能去抓鬼吧。」

 

 

「不是抓鬼,這叫捕風捉影。」

 

 

我不說話了,三更半夜把我叩來這個冷風能順著毛細孔鑽進大小腸的荒山上,為的是要我講鬼故事,還嫌鬼故事不夠刺激,這是條子對待善良納稅人的態度嗎?

 

 

「那新竹那件事呢?」

 

 

「新竹?新竹什麼事?」

 

 

「也是鬼嚇人的那件事。」

 

 

「喔,開山王廟那件呀?」

 

 

犯賤,我幹麼又順著他的話講下去。

 

 

「開山王?誰是開山王?新竹不都是客家人,他們拜的是三山國王。」

 

 

「誰規定新竹不能有閩南人、外省人、火星人?」

 

 

「火星人?嘿嘿,小馬,我喜歡。然後呢?」

 

 

「三個小學生練膽子,不知聽哪個同學造的謠,說廟裡鬧鬼,他們就半夜溜去想找鬼打麻將,沒想到──」

 

 

「有沒有打德州撲克的鬼?我戒麻將了。」

 

 

「我回家睡覺,拜拜。」

 

 

「李巡佐,查查前記者馬可那輛野狼的牌照過期沒。」

 

 

又來這招。

 

 

「他們走進廟,忽然聽到音樂聲,電音三太子正在跳曼波、唱Rap──」

 

 

「李巡佐,把他的車牌卸下來,交給監理處。強調,騎機車違規蛇行、牌照過期,還不服取締,罰他個八千再吊銷執照。」

 

 

「好,我說。三個小傢伙比膽子大,賭誰先摸到開山王神像誰就贏。」

 

 

「摸哪裡?」

 

 

「有差別嗎?」

 

 

「當然有,摸臉是性騷擾罪,摸腿是性侵害罪,到底摸哪兒?」

 

 

「摸口袋行吧。」

 

 

「扒竊罪。繼續。」

 

 

「其中一個膽子真的很大,從神桌底下鑽到神像前面,正要伸手──」

 

 

「底下?果然是性侵害。繼續。」

 

 

「後面兩個同學先尖叫,他們看到左右各一個高大的黑影包圍住膽大的那個,而且黑影都高高舉起他們的兩隻手。」

 

 

「兩個大黑影?是這個叫什麼開山王請來的保全警衛,防小偷?」

 

 

不理他。

 

 

「邊尖叫邊往廟外逃,膽大的那個也見到黑影,踢翻了神桌上的香爐和三太子像,還撞倒一旁的萬將軍──」

 

 

「誰是萬將軍?」

 

 

「好像叫萬禮,反正是一尊神像。」

 

 

「萬禮?好,他和三太子都可以告三個小鬼傷害罪。」

 

 

「三個男生一路尖叫,驚動了周圍住戶,連警察和救護車也來了,送進醫院後,據說有個孩子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他爸媽帶他去收驚,不知康復了沒。」

 

 

「等一下,你說了半天,到底誰是開山王?」

 

 

「鄭成功呀,還有誰。」

 

 

「內湖碧山巖上面有座很大的廟,也供開山王,也是鄭成功?」

 

 

「那是開漳聖王,不是開山聖王,不一樣。」

 

 

「挺複雜的,不都是神,怎麼不先在天宮協調一下,頭銜別太相似,搞得信徒拜錯了廟怎麼辦?」

 

 

「開漳聖王是當初漳州移民拜的,開山聖王是鄭成功,大家都拜,不過泉州人尤其拜,他是泉州人。」

 

 

「我這個青州人拜誰?」

 

 

「什麼青州?」

 

 

「就是山東呀。」

 

 

「你拜孔子。」

 

 

「孔子有孔廟,聽來蓋高尚。行,我拜。小馬,什麼事你都知道,明明都失業多年,消息還這麼靈通,在刑事局有線民?叫啥名字?不說?好,繼續,新竹分局後來怎麼處理?」

 

 

「你是警察,你怎麼處理?」

 

 

「接受三個小男生的報案,再派人去鄭成功家──去開山王廟內巡巡,要是沒人繼續惡作劇,就寫個結案報告。」

 

 

「結案報告怎麼寫?」

 

 

「你以前是記者,清楚我們怎麼寫呀。」

 

 

「清楚,你們會寫,查無證據,應為孩童於黑夜中誤見萬將軍之塑像,受到驚嚇所致。建議教育局行文各校,提醒家長留意學童放學後的活動狀況。一傢伙把案子推給教育局,再提醒家長,小朋友晚上進廟被嚇到,是家長的責任,警方則完全處於協助的地位,有功無過。」

 

 

「寫得好,下次你幫我寫結案報案,一字一元,算稿費給你,不然每次打字打得我老花眼加深、腰痠背痛,還不能申請職業傷害的賠償。不過,小馬,你講故事老跳著講,拿我當白痴嗎?萬將軍看來是嫌犯,他到底是誰?」

 

 

「很多廟裡不是有七爺八爺嗎,神明繞境時他們都走在神轎前面,負責協助城隍爺、閻羅王拘拿到處自由行的孤魂野鬼。高高瘦瘦的是七爺,本名謝必安,就是謝將軍,矮矮胖胖的八爺,本名范無救,也叫范將軍。鄭成功廟和城隍廟有點不同,沒有七爺八爺,換成以前他手下兩員大將,甘輝和萬禮,甘將軍和萬將軍,意思一樣,出巡時都是開路神,新竹這間廟既有開山王,也有城隍爺,四個將軍可以湊一桌麻將。」

 

 

「嘿,小馬,你常去廟裡拜拜呀,要不然怎麼連七爺八爺的名字都倒背如流。有沒有求神明幫你找工作?快做個正經差事,每天晃來晃去,看了很煩。」

 

 

辭去報社記者的工作,我失業一年多,偶而幫人尋找走失的小狗小貓和小女朋友,賺點不必報稅的辛苦錢,雖然經濟情況欠佳,但睡到自然醒,永保安康。何況我又沒找他借錢,煩什麼煩。從他袋裡借根菸出來,我說:

 

 

「謝范二將軍是好朋友,本來是衙門捕快──」

 

 

「跟我同行,也是警官?」

 

 

「有天兩人約好去逮壞人,范將軍先到,在橋洞下躲雨,沒想到謝將軍遲到,此時大雨造成山洪爆發,范將軍個子矮小又不肯減肥,可能也沒學過游泳,不幸被淹死,等謝將軍趕到時,只找到范將軍的屍體,一時之間深感對不起朋友,老謝就上吊自殺。」

 

 

「有點羅密歐與茱麗葉的味道。」

 

 

「不一樣,講的是男人間的承諾與信義。」

 

 

「好吧,不羅密歐與茱麗葉,可是,小馬,故事不是你編的吧,范將軍矮胖,大水來了跑不動逃不掉可以想像,謝將軍是高的那個,神明繞境時我看他起碼有兩公尺高,兩手朝上舉能摸到天花板,怎麼個上吊法?」

 

 

「你管他怎麼上吊,故事說他上吊死的就上吊死。」

 

 

「生什麼氣,我只是就事論事。然後呢?」

 

 

「他們的名字裡有更深層的意義。謝必安的意思是教導信徒遇事謝神拜神,必然平安。范無救則是說犯法的人,誰也救不了。」

 

 

「名字取得好,像你叫馬可,什麼事情馬馬虎虎都可以,難怪失業,連救濟金都領不到,壞就壞在你老爸把你名字取壞了。謝必安、范無救,嘿嘿,有意思,我們警察局應該請兩尊他們的神像放在入口處,有警世效果,可是這回看起來謝將軍是嫌犯,被嚇到的孩子不都說有個瘦瘦高高的黑影,猜想是他。他的好朋友范將軍也在廟裡,既沒出面阻止,也沒打電話報警,論起罪來,知情不報,應該列為從犯。」

 

 

明白了,老宇八成半夜被派到山上辦案,心情不爽又閒得無聊,找我冒風頂雨騎四十分鐘的車來,讓他尋開心。

 

 

「我可以回家了嗎?」

 

 

「不行。」

 

 

「保證明天一起床就去監理所換機車行照,繳罰金。」

 

 

「這座山上也有座廟。」

 

 

「台灣哪座山沒有廟。」

 

 

「廟裡也有鄭成功。」

 

 

「鄭成功在台灣本來就很受尊敬。」

 

 

「廟裡又鬧鬼。」

 

 

「你去找謝將軍,別找我。」

 

 

「這座廟沒有謝將軍,沒有萬將軍甘將軍,一個將軍也沒。」

 

 

「沒謝將軍,卻仍然有人被嚇到?」

 

 

「不,有人死掉。」

 

 

 

 

 

 

 

 

 

 

 

書籍代號:0DDB0005

商品條碼EAN:9789869101233

ISBN:9789869101233

印刷:黑白

頁數:300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

主題閱讀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