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人文科普>科學百科> 浪費:全球糧食危機解密

浪費:全球糧食危機解密

Waste: Uncovering the Global Food Scandal

作者:特拉姆‧史都華 Tristram Stuart

譯者:李靜怡

出版品牌:遠足文化

出版日期:2012-03-28

產品編號:9789866731983

定價 $420/折扣1冊

缺貨中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當人們扔掉的食物比吃掉的還多,
我們正對地球進行無聲的施暴…
 
「如果任何人糟蹋所擁有的食物,那他根本沒有資格擁有它;一個人要是任意地讓家裡的水果爛掉、鹿肉臭酸,破壞自然法則的他,極有可能受到懲罰……」-英國哲學家約翰.洛克(John Locke)
 
你知道嗎?
‧      最佳賞味期限≠保存期限,但人們經常在最佳賞味期限到期後就丟掉食物。
‧      全世界用於栽種食物的灌溉用水,足以滿足九十億人(二○五○年的預計全球總人口數)的家庭用水需求(每人每日兩百公升)。
‧      比起將這些食物用來做厭氧消化(將沼氣轉化為電力,英國政府偏好的方式),透過餵食人類浪費的食物給豬隻,可以減少兩倍到五百倍之間的二氧化碳;但在歐洲法律規定之下,這樣的做法是禁止的。而相對地,在日本、南韓及台灣則是強制的。
‧      英美及歐洲等國所浪費食物的四分之一,可讓全球近十億的飢民遠離營養不良。
 
當農田取代停機坪和水泥地,成為最強勢的自然景觀侵入者,驚人的滅林過程對氣候、水文循環和土壤造成負面影響,以至於聯合國估計全世界農業用地的生產力在本世紀衰退近二五%,未來人類或許根本沒有可以餵飽自己的能力!
 
雖說侵占森林的農地可能帶來短期大量收益與糧食貿易,但其所造成的環境毀壞卻並非是餵飽全球人口的唯一手段。讀完本書你會發現,美國浪費掉半數以上的食物,英國則是每年辛勤製造二千萬噸的廚餘,而熱愛壽司、魚子醬和其他高價進口食品的日本,則是每年將十一兆日圓的食物直接丟進垃圾車裡。先進國家把食物視為可拋棄式的商品,毫不在乎食品工業所帶來的社會與環境影響。大多數的人都不願意看見亞馬遜森林滅絕,然而,這卻是每天上演的地球異象。如果先進國家的人民能夠少揮霍一點他們的食物,全世界脆弱的自然生態體系和氣候問題,都可以暫時舒緩、歇息。
 
自大學以來便展開不消費主義者」(freegan)生活,到處拾荒充饑,以行動宣示對消費主義不滿,「蘇菲獎」得主特拉姆史都華長期關注全球各地食物浪費問題,透過本書,他向讀者揭示了這
世上關於吃的不公,遠遠比我們想像中嚴重,而購買超越個人飽足所需的食物,只是間接吞食掉足以讓世界貧窮人口果腹的資源與土地。世界上有超過十億營養不良的人口,但是只要拿出先進國家每日丟進垃圾桶的零頭,就可以讓每個人都吃飽。
 

名人推薦

推薦序1
邁向低碳的永續家園
  如果各位已經將不浪費食物、廚餘分類回收視為理所當然,那麼這本書會帶給你一趟驚奇之旅,本書作者特拉姆.史都華(Tristram Stuart)從大學時期即關切各地食物浪費問題,並傾全力投入一系列對抗食物浪費的行動,甚至於在二○一一年獲得了國際知名的環保獎,蘇菲獎(The Sophie Prize)。他這本書中揭露全球食物醜聞,清楚描述世上關於吃的不公平,最終是希望大家省思,我們是否可以再改變,變得更好,減少食物的浪費,餵飽各地的饑民,不過度生產讓大地可以生生不息。
  究竟史都華揭露了甚麼樣令人驚奇的事實,使得這本書在世界各地引起廣大的迴響?這個答案就請各位跟著書中的他從超市後門等待丟棄的食物商品開始,慢慢發現。但容我簡述些研究結果,從田壟到餐盤(from plough to plate),有百分之五十的食物不見了。而在所謂的西方先進國家,食物到了餐盤之後又有百分之五十未經食用就直接丟到垃圾桶了。食物生產鏈事實上是全球溫室氣體第三大排放源,每浪費掉一分食物,就代表了無謂地製造了溫室氣體,而為了處理這些浪費的食物和吃太多造成的病症,所投入的能源和資源,再進一步貢獻了本來可以節省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更不用說,當我們浪費的是精緻進口的食物時,那背後消耗的碳足跡更是數以千萬倍計。
  如果我們認為這些可怕數據代表的浪費行為只有在西方富庶國家才發生而稍微自安,那麼容我再提醒大家,目前廚餘在我國仍占了固體廢棄物量的三分之一,換算之後相當於每人每年還貢獻了三十三公斤,而這卻還是政府及全體民眾努力了近二十年才降下來的結果。
  因此我們想要朝低碳城市永續發展走下去,光是回收再利用廚餘必然是不夠的,我們必須要察覺自己對食物的慾望,從你我開始在飲食上源頭減量,少買少吃自己做、買了做了盡量吃、吃在地吃當季、蔬食慢活身土合一。
  想一下小學時在課堂上朗誦的「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餐桌上大人總是提醒「吃飯扒清氣才勿嫁貓翁」,即使一粒飯粒也要吃得乾乾淨淨。都市生活難免遠離食物產地也遠離廢棄物處理場,難以感受食物的珍貴、也比較容易輕忽廢棄物處理的困難。因此我們欣見本書中文版問市,向中文讀者揭露全球食物供應鏈的真相,讓大家再次體會每一份食物都應該被珍惜。即使史都華盛讚我國廚餘回收規定的前瞻性,但我們深知,邁向低碳永續家園,讓國人生活地更健康,我們還需要全面與全民的努力。閱讀此書後,也許您將重新發現食物的意義,同時重新看待您已經習以為常的廚餘分類回收。相信這樣的改變,代表我們一起向健康永續的生活,更邁進了一步。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署長 沈世宏
推薦序2
永續生活就是不再有垃圾的生活
  在人類漫長的演化過程,即便進入文明的這幾千年裡,所有使用的東西都是可以回到大自然,直到這幾十年,才出現垃圾這樣的名詞,阻斷了地球亙古以來物質的不斷循環。
  記得小時候常常拎著空瓶子,幫媽媽到柑仔店去「打油」;味全花瓜的罐頭,或者用完的黑人牙膏管子,都有人來收購。更古早一點的農村生活,根本沒有所謂垃圾,所有用過的剩餘物品,都可以變成其他東西的材料,連人或雞鴨的糞便都可以利用。這樣的社會才是永續的社會,也是過度消費的我們一定得重新思考的永續之路。
  這些年來,一方面因為科技進步,一方面因為全球化競爭,東西似乎愈來愈便宜。也因為便宜,我們就輕易地買,愈買愈多;也因為便宜,我們就不會好好珍惜,隨隨便便就扔掉了!即使我們把不要的東西分類回收,處理過程中也將耗掉許多寶貴的能源。所以要提醒自己:買東西時不要只看價格是否便宜,而是要想那件東西是不是真的用得著,用完後它會到哪裡去?要看東西來自於大自然的價值,而不是販賣的價格。倘若我們過著不斷消費、不斷購買、又不斷丟棄的生活,大自然的資源很快就會被我們用完了。
  當然,近年環境危機與氣候的變遷,的確也讓很多民眾思考,到底我們可以為自己也為後代子孫做什麼事?「浪費」這本書提供了我們非常詳實的資料,讓我們了解在這個看似方便的飲食消費生活背後,付出了多少環境的代價。
  知識可以產生行動的力量,過去因為我們不知道,所以將廠商為了利潤所形成的販售體系視為理所當然,看了這本書之後,我們除了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可以建立新的習慣之外,也可以要求廠商,要求政府改變。
  以前上超市購買食物時,都會挑選有效期限距離最遠的,現在我反而改買即將屆臨保存期限的食品,因為從書中得知,超市大量丟棄這些已到期,即將到期,甚至還有一段時間才到期的食品,而且這些食品標示的保存期限其實是最佳賞味期,除了少數生鮮的肉類之外,過了最佳賞味期並非不能吃,而且也與健康無關。
  這些明明可以吃卻在超市被大量浪費的食品原因來自於生產廠商不斷縮短賞味期限,這一方面來自廠商的謹慎(怕萬一消費者吃出問題,官司賠償不完),但是另一方面也來自於當保存期限愈短,消費者會丟掉得更多,當然也就會買得更多,這也意味著營業額更高,利潤愈大了!
  至於超市通路為什麼會大量丟棄這些雖然即將過期卻尚未過期的食品呢?一方面是因為消費者不太會買這些即將過期的食品,與其擺在架子上佔地方不如自己丟了,另一方面若是整個銷售空間擺得光鮮亮麗也可以促進買氣,提昇營業額。
  於是世界上有一半的食物在還沒被端上餐桌之前就被扔掉,家庭垃圾裡有將近一成是食物。書中也指出,單單歐洲和美國加拿大地區所丟掉的食物就可以餵飽全世界饑餓人口的三倍呢!
  食物除了從超市或者我們冰箱中扔掉之外,在產地就被「淘汰」的更是不計其數。這裡所說的淘汰並不是指食物的品質不好,而是食物的外觀與大小不符合全球化運輸體系所需的包裝需求。
  比如說,食物銷售廠商不收購彎的小黃瓜,馬鈴薯太大或太小也會被扔掉,因為不好包裝、運送,更離譜的是食品公司居然用電腦化的色彩檢驗系統去比對,去規範蕃茄的顏色,香蕉每一串必須標準化的有幾根,有多重,不准誤差….,田裡種出來的農作物不符合這些標準,就是當場銷毀。商人似乎忘了這些食物是從土裡長出來的生命,而不是從工廠用模子大量製造出的化合物啊!
  不過似乎也不能全怪這些商人,因為在全球化的銷售體系中,降低成本是攸關企業競爭力與存活的,只有規模化的「產品」才方便包裝與運輸,減少人工的處理成本。比如說,一貨櫃的柳橙從產地經過兩千公里運到歐洲,最後卻直接被丟掉,原因是有一些在運送途中過熟,舖貨到超市,消費者也不會買,但若是要整理挑選出那些過熟的柳橙,卻不合人力成本,企業一算,直接銷毀還是比較划算!
  這些結構性問題有時我們去努力改善,但是我們也要思考到,現今我們可以奢侈地讓這麼多東西被扔掉,除了透過全球化的體制剝削了各個窮國在地生產的農夫之外,還來自我們大量使用了來自於幾千萬年來所累積的能量──化石燃料,透過這些「不勞而獲」的珍貴資源,我們才得以生產出肥料、除草劑、殺蟲劑,以及用動力抽取大量地下水,透過機械動力來大量耕種,採收並長途運送到我們手中。
  當石油沒有了或者變得非常昂貴,這些「便宜」的產品是不可能存在的,那麼已被破壞的古老生產系統還能供應這麼多人口的消耗嗎?
  這個問題在可預見的未來即將挑戰每個國家與每個人民的生活。
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 李偉文
推薦序3
我們沒有浪費的本錢
  人擇水草而居,糧食就是水草,有糧食的地方,人才可以生活。因為氣候溫度的不同,每個地方長出來的糧食也不一樣,因地制宜,糧食多的地方,人口集中。水豐沛的地方,人們習慣種水稻;水少,則種小麥大麥。看天吃飯,人與自然共生。
  近兩百年,在全球化之下,世界糧食開始轉變,運用化學肥料、農藥和科技,大面積栽種,種出大量的糧食,再做分配,以致糧食有一致性的趨勢。很多人開始不自己耕作,用金錢去買糧食,有錢的人,買很多,吃不完丟棄,感受豐衣足食,吃不完還有剩餘的優越。
  地球七十億人口,每天約有十萬人處於飢餓狀態,可能還在持續擴大中。飢餓的人,幾乎都是金錢匱乏的人,他們買不起糧食,只好挨餓。由於沒能吃飽,沒有力氣工作,就更掙不到錢買食物,更不敢奢求去上學增加學歷,找到高薪工作。有人以為飢餓的人都在非洲,其實,台灣社會約有百分之五的窮人,他們也是處在飢餓狀態,需要別人幫忙。近期通貨膨脹,物價上漲,近貧階級人口增加,思考糧食問題,還要考慮社會現象。這一代浪費下一代的資源,下一代要吃什麼呢?
  在氣候變遷下,有些地方開始缺水,糧食長不出來;有些地方淹大水,糧食都泡爛了。現在,糧食越來越珍貴!然而,卻有越來越多的糧食被發現浪費掉了!商店裡的貨架上,要擺滿物品讓消費者挑選,消費者挑剩的糧食,可能就送到後面的倉庫,準備丟棄。甚至,因為食品快要過期了,也要準備淘汰。一箱箱,一袋袋,就消失在賣場,消失在消費者眼前。
  浪費可分為大中小。大浪費,是在產地生產出來,卻銷不出去,只好爛掉。中浪費,是店家進貨太多,賣不完,只好丟掉。小浪費,是家庭和個人買太多,吃太少,過期糧食變成廚餘。據估計,我們的糧食有三分之一是遭到拋棄的命運。所以,很多社會工作者不斷倡議:把糧食分給需要的人,不要造成社會的不公平!環保人士大聲疾呼:不要再糟蹋我們的食物,好的農地要保存,讓飢荒減少!
  糧食分配不均,讓有能力操控糧食的人成為巨富。窮國要向富國低頭求討,窮人在社會上矮了一截,說話都不敢大聲。〈浪費:全球糧食危機解密〉一書裡,揭露很多機密,讓我們知道,有辦法的人是怎麼盤算的,又是怎麼浪費的!有能力浪費的人,應該是令人討厭的人吧!吃不了那麼多,卻又那麼貪心,想要擁有後,拋棄!
  小時候,讀過一個故事。有一個富翁,每天在宅院旁的水溝裡,撈起很多洗米流出去的米粒,他把它們撿起來,曬乾,儲存起來。後來發生飢荒,他拿出很多米來賑災,大家才知道,這些米都是大家以前洗米時,因疏忽不在意,浪費的米粒。大富由天,小富由儉。要勤儉持家,珍惜資源,才不浪費。
  最近,聽到一個故事。有一群華人到德國出差,到餐館叫了很多食物,吃不下了,想結帳走人。有一位德國婦女走到他們面前說:錢是你的,你可以浪費,但是,糧食是大家的,你不可以浪費!浪費食物要多付錢,以示懲罰!
  如果,我們都能不浪費,讓每個人都可以吃飽。那一定是幸福的社會!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董事長 陳曼麗
推薦序4
當你我失去餵飽自己的能力
  二十八歲的莫浩光(綽號「野人」),餓了會去「麥記」撿別人吃剩的薯條:「如果這刻打仗,吃剩的薯條也會有人搶,那打仗時能吃的,為什麼和平時便是骯髒?」
  中原地產董事施永青去酒樓飲茶,看見上一圍裡吃剩的點心,也會拿來吃,甚至跟待應說:「你可以重複再收我錢,只是不要浪費。」
  直到何時,大眾才會曉得這兩位「怪人」原來是「智者」?
  大自然沒有「垃圾」,漁塘旁邊總是會養一些鴨子,鴨糞可以餵魚,魚肥又可拿去澆菜,收割剩了的青菜,正好餵鴨。唯有人類,才會把吃剩的食物,丟掉、燒掉、甚至埋在堆填區裡,幾十年繼續釋放甲烷。
  而本來沒有浪費的自然循環,也淪為惡性:把森林移平飼養更多畜牲、食物生產工業使用大量化學物質、長途運輸耗費更多能源……每一步,都在排放二氧化碳,導致氣候變化,結果更多糧食失收。
  聯合國估計全世界農業用地的生產力在本世紀衰退近百分之二十五,未來人類或許根本沒有可以餵飽自己的能力。
  本書作者史都華不但長期撰文批評超市、食品製造工廠,並且還是農夫,農場有豬、小雞和蜜蜂。由於貼近土地,對食物浪費尤其無法容忍,他由超級市場的垃圾桶,一直翻翻翻,直到菜地、牧場、甚至海洋,尋根究底去揭開現在食物生產每個環節出了什麼問題;並且特地訪問日本,探討種種回收廚餘的方法。在我撰寫《剩食》的過程中,這本書是其中一本重要的參考。
  史都華指出現況極其荒謬:此刻地球出產的糧食本來可以餵飽所有人,然而一些地區的人飢餓至死,另一些地區,卻想也不想,把多餘的食物隨手丟掉。「解決之道並不是要從有錢人的垃圾桶裡挖出壞掉的蕃茄和腐壞的麵包,寄到窮人家裡。」史都華寫道:「相反的,我認為既然先進國家與開發中國家在同一個全球化糧食市場,那麼當富裕國家購買成噸的食物卻丟進垃圾桶時,就是平白犧牲裡原本可以讓貧窮國家溫飽的食物。」這是巨大的不公義──所以這本
書的英文原名,用了頗重的字眼:全球食物醜聞。
  史都華亦提出積極的建議,最後一章特地替消費者、父母、政府、超市、食店、漁民、農夫設計行動綱領。他希望發展國家可學到發展中的國家精打細算,減少食物浪費;發展中國家可以學到發展國家的農業技術,餵飽營養不足的人民。
  食物不再浪費,那才是大家都能活下去的世界。
《剩食》作者 陳曉蕾
作者序
富足生活的流出物
  想像一下鳥瞰整個地球。過去數萬年已讓它面目全非。迄今為止,停機坪和水泥地,還不是最強勢的自然景觀侵入者,而是那些綠油油,在鄉間恣意繁密的農田。從前,茂密森林包覆著地表,如今,農田蜿蜒曲折地在洲際間擴展,將陸地幻化為食物工廠。在農業帶來的急遽變化下,城市、道路和廠房,變成地球表面無足輕重的旁枝微節,而有著單調樣貌的糧田,取代了孕育多元物種的森林。現代化就是踏著破壞自然與土地的步伐一步步走出來的。而現在,仰賴農業以填飽肚子的人類,也面臨農業帶來的致命風暴。
  在全球化食品工業裡,不管是香蕉或是本地牧場飼養的牛肉,任何餐桌上的食物,都屬於全球糧食體系的一環。數千哩外的農田,可能是為世界某一遙遠角落的餐桌而存在。在拉丁美洲和東亞,人工田向蓊鬱森林一步步逼進。在交界點的拉鋸兩邊,是原始林和單一栽培模式下的大豆、油棕櫚和雜草。野火和盜木者則在其中竄走、伺機而動。未知的動植物種和難以計數的叢林,因為食品工業,轉化成上千萬噸的溫室氣體。事實上,這樣的滅林過程負面擾動了氣候、水文循環和土壤,以至於聯合國估計全世界農業用地的生產力在本世紀衰退近二五%,未來人類或許根本沒有可以餵飽自己的能力。
  侵占森林的農地可能帶來短期大量收益與糧食貿易,但是所造成的環境毀壞卻並非是餵飽全球人口的唯一手段。讀完本書你會發現,美國浪費掉半數以上的食物,英國則是每年辛勤製造二千萬噸的廚餘,而熱愛壽司、魚子醬和其他高價進口食品的日本,則是每年將十一兆日圓的食物直接丟進垃圾車裡。先進國家把食物視為可拋棄式的商品,毫不在乎食品工業所帶來的社會與環境影響。大多數的人都不願意看見亞馬遜森林滅絕,然而,這卻是每天上演的地球異象。如果先進國家的人民能夠少揮霍一點他們的食物,全世界脆弱的自然生態體系和氣候問題,都可以暫時舒緩、歇息。
  不管是出於環境或社會考量,要想徹底解決全球糧食浪費的問題,絕對理由充沛。購買超越個人飽足所需的食物,只是間接吞食掉足以讓世界貧窮人口果腹的資源與土地。世界上有超過十億營養不良的人口,但是只要拿出先進國家每日丟進垃圾桶的零頭,就可以讓每個人都吃飽。
  先進國家的暴殄天物和其他地區人口的飢餓程度息息相關,雖然,這不是肉眼可以看出來的。如同本書試圖說明,這是真實存在,並且每個人都有能力改變的現象。當然,解決之道並不是要從有錢人的垃圾桶裡挖出壞掉的蕃茄和腐爛的麵包,寄到窮人家裡。相反地,我認為既然先進國家與開發中國家在同一個全球化糧食市場,那麼當富裕國家購買成噸的食物卻丟進垃圾桶時,就是平白犧牲了原本可以讓貧窮國家溫飽的食糧。
  浪費食物,就是浪費有限的可耕地。如果先進國家減少浪費,那麼多餘農地就可以移作他用,譬如改種貧窮國家可以正常方式取得的其他作物。這樣的因果關係套用在全球需求量大的麥子上,辯證結果的確相當明顯;套用在單一國家耕種、收成、販賣的作物上,結果或許不是那麼地一目了然,但儘管如此,如果該耕地不是拿來種命中註定要毀棄的食物,還是可以改種全球糧食市場內更需求孔急的作物,例如:穀類。
  我們已經逐漸了解到個人排放的溫室氣體也是地球暖化的元凶之一。同樣地,我們也該誠實面對,糧食的購買與浪費,也對地球造成威脅。歐美國家為了製造生質燃料(biofuel),浪費了大量食物,造成輿論抨擊不斷。評論者指出,生質燃料工業把原本該拿去餵飽人民的食物,填進汽車油箱裡。二○○八年,聯合國食物權(the right to food)特派調查員尚.捷格勒(Jean Ziegler)認為生質燃料犯了「違反人道罪」。英國政府與歐盟執行委員會以修正生質燃料計畫回應這項調查,唯獨美國仍然傾心推動,特別是從玉米田製造出的生質乙醇燃料。不可否認,在多數情境下,生質燃料造成飢餓問題、破壞自然生態體系、氣候惡化,那麼,直接將糧食投入垃圾桶呢?想必是更糟吧。
  在二○○七年到二○○八年之間,九千五百萬噸的穀類食品被用來製造生質燃料。而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評估,此舉造成全球糧價大幅攀升,讓上千萬人民跌入貧窮與營養不良的黑洞。然而,製造生質燃料所導致的糧食浪費,甚至連全球糧食浪費總量的一半都不到。將糧食投注在生質燃料發展上,並造成世界飢荒問題,似乎是千夫所指的自私想法,那麼,將糧食丟進黏稠的垃圾桶底部呢?
  二○○八年,在一場BBC電台辯論裡,昔日柴契爾派支持者,前英國國會議員麥克.波提羅(Michael Portillo)譏諷地問:「浪費我們的食物,跟貧窮國家的飢餓到底有什麼關連?」人是否總想撇清自己身涉其中的謬誤?一部分人總想否認和遙遠地方的人們有任何關連,另一部分人則強調在複雜關係背後操縱的可能原因。這些問題雖然加深了辯論的複雜度,但並沒有削弱問題的重要性。
  有些反對是合理的,譬如富強國家的糧食需求可以刺激貧窮國家的生產與經濟,此外,把食物丟進垃圾桶、增加需求,也可以讓許多農夫荷包滿滿。這在某些情況下是成立的,如同我在第十一章會談的──生產過剩有時是必要的,也對防止食物短缺有正面幫助。但是,創造糧食過剩意味著:土地使用量增加與資源耗損。在生態與產出都達到飽和狀態時,浪費食物的成本將遠勝過潛在利益。況且,當富有國家減少糧食浪費後,那些剩餘食物也只會被其他相對富有的買家買走,把剩餘食物拿去填塞飼料槽的可能性,遠遠大過出現在貧窮家庭的餐盤裡。但是,總體而言,必將減緩全球糧食供應市場的莫大壓力,穩定糧價,並改善仰賴市場為生的貧窮人民生活環境。藉由減少浪費導致需求減少,會造成何種經濟效益是極難評估的,但是以二○○八年生質燃料市場造成糧價攀升七○%的情況看來,減少浪費至少可以抗衡此階段糧價波動與供應失衡。目前日益上升的糧食需求並不符合永續發展(sustainable)概念,換言之,如果市場需求不減緩,那麼世界生態圈將面臨永久性的損害,對於各物種,包含人類,都將面臨空前的困窘。確實,這一刻已經悄悄來臨了。
  飢餓與營養不良並不只是遙遠國家的故事,先進國家內也住著上百萬飢民。在英國,約有四百萬民眾沒有足夠營養的食物。在美國,約有三千五百萬個家庭無法取得安全無虞的食物。歐盟評估約有四千三百萬民眾活在食物貧窮(food poverty)的坑洞裡。在這樣的狀況下,超級市場卻仍然執意銷毀上萬噸狀況良好的食品。那麼,為什麼不將那些新鮮食物重新分配給需要的人呢?
  本書將說明堆積如山的過剩食物不僅隱含環境責任(environmental liability),也透露了一絲曙光。有效的環境策略可以穩定糧食短缺危機,也確保未來世代沒有糧食隱憂。除了解決糧荒以外,搶救過剩食物也間接紓緩全球暖化現象。在歐洲,超過三○%的溫室效應氣體排放來自食品工業。如果大幅削減食物浪費總額,排放氣體至少可以降低五%。請設想,如果我們拿目前種植廢棄糧食的土地來種綠樹,理論上我們可以減少一半以上的全球溫室效應氣體。相較於其他環境保護策略都有著或多或少的缺點,減少食物浪費幾乎不會帶來任何負面影響,也不像要放棄汽車或飛機旅行、減少食肉量那麼天人交戰。把丟進垃圾桶的食物拿來作有效運用,不僅減少我們自身對地球造成的傷害,也提升貧窮人民的生活水平。
  廢棄食物本身就造成極大的環境負擔。多數先進國家將有機廢棄物送進垃圾掩埋場,大量分解後產生有毒物質和甲烷氣體(mathane),這種溫室氣體毒性遠高於二氧化碳二十一倍。目前,許多已開發國家早已沒有足夠空間來掩埋垃圾。台灣和南韓皆立法禁止在掩埋場丟棄食物,其他國家早晚也勢必跟進。在此同時,「垃圾」的定義也不斷演變。即便人類不能吞進肚子的過期食物,其實也有著餵養動物、發電、成為有機堆肥的價值。
  解決食物浪費問題除了對環境與社會問題帶來正面效益以外,也藏著商機。如我在本書中將介紹的,當食物浪費量減少了,淨利率就會持續提昇。農民藉由出售廢棄食物而收入加倍;解決過度浪費的問題可以讓製造商節省二○%的成本,零售業也會因為提升管理效率而更具市場競爭魅力。認為我們應該從本地農夫市場購買食物的專家,提出了理想化的建言。但是,如果我們認為大型超市和消費主義文化將會繼續存在幾個世紀,控制食物浪費還是會帶給我們巨大收益。
  在此書的田野調查過程裡,我搭著巴士與火車,從倫敦進入歐洲,穿越俄羅斯和中亞,遍遊巴基斯坦和印度,再從中國搭渡輪抵達南韓和日本。我發現各國文化對待食物的態度大相逕庭,特別是那些「剩下來」的食物。在南韓文化裡,食物浪費代表慷慨好客。在中國西部的維吾爾族,則視浪費食物為禁忌,這不僅是面對嚴酷環境所產生的儉省文化,也是熱愛農耕、烹飪與飲食的結果──沒有人想浪費美好的食物。事實顯而易見,手上的食物也代表著一份責任,應當妥善對待得來不易的資源。
  聯合國已宣布支持減少食物浪費的計畫,並設立目標,在二○二五年將減少一半以上的浪費,但是透過企業、政府與大眾的鼎力合作,目標將會加速達成。當企業無心解決食物浪費問題時,政府更是意興闌珊。歐美政府根本無心調查食品工業扔掉了多少東西。英國政府僅僅出資調查到底有多少食物最後在家用垃圾桶裡落腳,但根本不敢窺看超級市場扔出的食物量有多麼形體巨碩。在發達國家裡,幾乎沒人想了解究竟有多少食物被浪費掉了,或是有多少土地被翻開,肚子裡填滿垃圾。但是只要看一眼成千上萬噸的食物垃圾堆積起來的恐怖地景,就是行動的第一步。
  貧窮國家從富裕工業國家學習新的科技技術。但是富裕國家也該從資源匱乏、實行簡約生活的貧窮國家汲取經驗。我在一九九九年到二○○一年居住在德里的中產階級社區,幾乎每間餐廳、小吃店都會把剩餘食物分送給街友。當收垃圾的人把家用廚餘帶到街尾的水泥牆邊時,一群群的牛和豬早悠閒地等著啃嚼芒果皮、馬鈴薯皮和香菜梗,把它們變成鮮奶、肉和糞肥。紙和塑膠品則是被騎著腳踏車的回收小販載到附近工廠(雖然無照工廠排放的氣體也造成健康傷害)。這種受貧困環境驅使的垃圾採集行為對富裕國家來說,應當是珍貴的文化經驗,讓人得以洞見無止盡的富饒生活不過是泡影。
  然而,令人難過的是,即使在充滿飢民的貧困國家,也有數量驚人的廢棄食物。在發達國家,人們不知節制地扔掉食物。在貧窮國家,卻因為技術與設備缺陷,而導致無可避免的損失。印度因缺乏便捷運送農產品到市場的基本設備,每年造成一四○億美元以上的損失。在斯里蘭卡,儘管每人平均每日食用僅約一百克的少量水果,而三○%到四○%的水果卻在運送過程中就開始腐臭。可喜的是,只要以相當簡單的方式就可以有效減少五分之一的食物浪費。控制浪費不僅是提高效率的法門之一,也將人民從飢餓黑洞中解放出來。
  遠處飢餓的面孔,總讓西方世界對浪費行為感到不安。但如果西方國家政府有意重新配置資源,那麼勤於回收二手物的印度絕對能給西方客無限靈感。在瑪哈拉斯特邦(maharasthra),超過一百家以上的沼氣發電廠利用有機廚餘,滿足無數家庭的用電需求。
  發展中國家的精打細算可以警醒西方世界的任性態度;較為貧窮的國家,也可以從西方國家習得進步農業技術,大幅減少食物浪費,餵飽營養不良的人民。目前,兩個世界正好處在最差的狀態裡。而本書可以證明要讓兩個世界同時進入最適模式,不是不可能的。

得獎推薦

這本卓越的書描繪出浪費食物醜陋的問題,與其讓讀者感到無能為力和憂鬱,作者提供從食物鏈的一端到另一端的改善方法,本書是一本令人振奮且勇敢的書。──每日電訊報
世界面臨著無比困難的挑戰──我們無法負擔任何一種瘋狂的浪費,而作者揭露並描述這個美麗的報導。如果能認真地阻止浪費,也許可以發現我們需要解決的最大問題幅度。──比爾‧麥吉本(Deep Economy作者)
這是一本每個人都應該閱讀的書hellip;包括政客、官員、餐廳老闆及英國的三明治製造商;任何對食物有慾望的人讀了本書皆會受益,它也許會徹底改變你們對待食物方式的觀點。──英國獨立報
震驚、令人感嘆的一本必讀之書,作者描述出一個無法回答的案例。──週日時報
這是一本熱情的、仔細爭辯的書,並且保證會讓最瘋狂的消費者充滿罪惡感地盯著他們的冰箱深處──週日電訊報
本書激進、熱情,可以讓最嚴重的懷疑論者將剩菜放進容器時再次仔細思考。──週日英格蘭報
我們急切地希望大家閱讀本書。它會永遠改變你們思考吃進去的食物的方式。──哈潑時尚
暴露出一個龐大的食物醜聞。──獨立報
今年最重要的環境議題書籍,也是對我們消費文化的起訴。──金融時報年度好書
作者掀開了農產品最後棄置在垃圾掩埋場的醜陋程度。──英國太陽報
這是一本激昂的譴責之書,並且對抗超級市場、企業利害關係所打造出來,西方飲食系統的浪費。其中心思想是一個重要的觀念:如果富饒的國家停止丟棄大量的食物,生態系統和氣候的壓力將會減輕,且其他地區的貧困及飢餓也可避免。hellip;作者的成就在於他提供了一個無法抗拒的力量,讓我們無法再繼續用揮霍者的方式製造食物。──英國衛報
這是對飲食工業的揮霍者的破壞性評論,也是剩餘食物應當如何改革的宣言。作者同時提供一些實用的方法,可以避免這些浪費。他也指出,不丟棄食物與個人的自我犧牲無關。──展望(spanprospect)雜誌

特拉姆‧史都華(Tristram Stuart) 畢業於劍橋大學,現居英國。曾任印度報章雜誌自由撰稿者、科索沃農業更新及緊急避難所計畫負責人。身為著名的食品工業評論家,特拉姆‧史都華經常在電視記錄片、廣播節目及報紙上針對食物議題發表其社會與環保方面的觀點。首本著作《The Bloodless Revolution》(繁體中文版由遠足文化發行,計於2012年底上市)於二○○七年出版後即獲得紐約客雜誌(New Yorker)「鉅細靡遺且內容廣泛」的好評。由於對全球食物浪費問題的傾力投入,2011年獲頒環保工作者最高榮譽「蘇菲獎」( The Sophie Prize )。

李靜怡 紐約州立大學電影系畢業,副修社會學系。曾任破報記者,現為影像工作者與鬼丘鬼鏟藝術團體成員。

第一章 糟蹋所有物
超級市場
猴子在想:「那個繼承我們高貴血統的人啊!最好徹底消失……你永遠看不見,要是有隻猴子在椰子樹旁拉起了籬笆,讓椰子白白浪費掉,不分給其他猴子嘗一嘗……為什麼呀!如果我在這棵樹旁圍籬笆,飢餓就會逼著你過來偷我的財產。」
〈猴子〉,大衛.巴洛謬和珍珠王寫於紐奧良(一九五七年)

一九九七年,美國政府估計食品零售業每年糧食浪費量約二五○萬噸,低於全國總供應量的二%。日本官方數據則為二六○萬噸。英國官方贊助的非營利組織:廢棄物與資源行動計畫(Waste and Resources Action Programme, WRAP) 和環境署評估,按照人口比例而言,英國糧食浪費量比例約為美國三倍(當然美國還有極大進步空間)。雖然有其他組織提供不同數據,但是英國零售業的過度浪費,引起該領域學者密切觀察。
造成英國零售業與他國巨大差異的,是超市糟糕、鬆散的管理方式,慣性忽視應有的社會與環境責任,和接受新科技的牛步。此外,英國超市向來拒絕捐贈多餘食物給非營利團體(美國超市則徹底執行),政府也無能推動相關政策,督促改變。根據 WRAP估計,英國零售商每年糧食浪費量約一六○萬噸。

這個數據已經夠嚇人了,WRAP 內部成員卻表示現況可能更糟。因為WRAP 數據是由較有效率的企業所提供資料推斷而來的,更多暴殄天物的企業被排拒在外。根據美國調查,最浪費的零售商和較有效能的對手相比,食物耗損量約為三十五倍以上。更荒謬的是,所有數據是業者自願提供的,不但缺乏細節,也難以比對研究。例如有些超市僅提供棄置在店面後方的食物數據,有些則包含了配送過程的耗損。整體而言虛大於實,真相恐怕還藏在某個陰暗的角落。

有些組織的研究數據則遠遠低於WRAP。某數據認為英國每年僅製造約四五.五萬噸的廢棄食物;畢法(Biffa)垃圾處理公司則宣稱零售商每年製造約五十萬噸廢食。這或許因為不同研究單位對「食品零售商」定義不同,像三明治店或許就不一定在研究範圍之內,況且,不同單位對「食物」的定義也非完全一致。

零售商提供的資訊很難不讓人懷疑。一位零售業者跟我說:「研究零售商提供數據意義不大,因為他們多半低估自己的浪費程度。超市極力想隱藏營業額,要謊報丟棄的垃圾更是簡單,經理多半低報數值以提高企業形象,同時掩蓋不當行為。」

店家提供不實數據,而大眾也不遑多讓。調查者發現,個人提供給政府的家庭食物浪費量估計,和真實情況的差距高達三十倍之譜。自我檢查數據被認為完全沒有公平性,要了解實際情況的唯一方法,就是徹底清查垃圾桶。英美民眾開始接受法醫式的垃圾桶盤查,連麵包皮或吃剩的蘋果核,都一一記錄下來。

但是,如果要研究全球惡名昭彰的連鎖超市,也只能參考企業公布數據,此外目前還沒有供交叉比對資訊的正式機制。超市掩埋了上萬噸的珍貴食物,並且不讓任何人知情,事實上,定點清查超市傾倒量,比翻找上萬個發臭的家庭垃圾桶容易多了。眾家調查單位估算食品工業的浪費數值,但據我所知,英國僅有一份報告是調查者親自在超市後面翻找丟棄食物,而那還是為期兩週、單一店家的報告。生物性回收(Bio Recycle)公司董事長愛瑞克.伊凡(Eric Evans) 也是該份調查報告撰寫者認為,超市不希望讓任何人發現他們究竟扔掉多少食物,該報告書寫:請想像八卦報紙標題「巨量食物被傾倒在掩埋場!」他認為所有數據都由企業撰寫繳交,完全地自由心證,如果要得到真相:必須去垃圾桶裡翻找。

大型超市認為廢棄食物總量具有商業機密價值,如果敵手知悉自己的浪費量,可以藉此設計較有效率的管理體系。而這正是政府該強制規定企業公布浪費量的原因之一,藉此加速促進改善企業管理效能。

一開始,調查者總是很難理解,為什麼商店總是進過量食品,最終又將大量存貨扔棄。既然銷毀貨品必然造成成本開銷,企業體想必極力避免削減淨利率的任何因素。如果抽絲剝繭地找出業界過量進貨的經濟概念,情況如同前章所提的K10壽司店,放大其規模至極致。第一個重要因素是,超市認為必須確保顧客永遠可以買到喜愛商品,以免心生怨懟的顧客不再上門。一位亞洲的超市經理告訴我,這代表「塞滿超市貨架,不留一絲空隙。」就算最後通通倒掉,也是情有可原。

但是超市的補貨數量仍然多到不合邏輯。事實上,超市精算後的鉅額浪費,出於認定顧客喜歡看到架上琳瑯滿目的商品。讓商品占據所有視覺空間,製造優渥生活的錯覺,刺激商品選擇的慾望,也是消費主義文化最經典的信仰。儘管超市經理深知部分商品存貨過量,他們還是會說服自己,這一點點的損失會讓顧客源源不絕。如果貨架空蕩蕩的,顧客肯定會被商品擺得更氣派的超市吸引走。根據部分超市從業人員的說法,這是目前普遍流行的超市經營常識。儘管有人持相反意見,認為顧客會更希望自己選購的食品所剩無幾,代表他們買回家的,可不是在超市待了一整天的滯銷品。

另外一個因素是,即便浪費存貨,也僅僅小幅度的影響營業額。舉例來說,假設三明治零售價為成本兩倍,那麼過多存貨帶來的損失,遠不及存貨不足造成的影響。雖然拋棄可食貨品的成本會小部分抵銷潛在利潤,但隨手扔掉二百克的三明治只花不到一分錢,而少賣出一個三明治可能帶來近一百倍的損失,故浪費存貨難以明顯波動企業利潤。

除了創造大量垃圾的政策以外,超市管理人員日復一日的錯誤判斷,也導致進貨量問題層出不窮。這點我早就從不同超市的子母車學到了。不久之前,我住在倫敦西區,每次我騎腳踏車經過騎士橋(Knightsbridge)附近的聖貝里超市時,都會看到至少兩大簍的麵包類製品丟在路邊,像是可頌麵包、巧克力餡麵包、甜甜圈和小餐包。到底是誰在幫這間聖貝里的麵包部叫貨的?另一間分店則是老是弄不清楚該叫多少水果、蔬菜和微波食品。長期觀察可以發現這些店家老是對特定部門的食物搞不定。不只有我從子母車得到有利情報,很多超市老闆也時常跑去子母車那兒評估自己的戰績呢!

除了剩餘存貨會在掩埋場淒涼度過餘生以外,包裝被碰壞的食物也逃不了被丟棄的命運。就算只是包裝紙被折到一點點,或是微乎其微的碰損,裡面食物明明還好好的,超市經理還是眉頭都不皺一下,下令扔掉這些食品。此外,要是有家庭號包裝裡的一小包碰壞了,通常整包都會報廢。我老發現一整袋新鮮蘋果、蔬菜,甚至一百多顆以上的雞蛋,都因為一點點小原因,淪落在子母車腹裡欲哭無淚。

當關心超市現狀的顧客想向超市管理者施壓,希冀改變現狀時,他們會發現各分店浪費情況被企業視作機密,並且沒有任何可靠數據可供消費者參考。資訊的不透明讓零售業體制外的個體,甚至公共大眾,無法檢視企業是否履行削減垃圾量的承諾。政府資助的「優良企業浪費研究小組」(Champions’Group on Waste) 認為:龍頭零售商應探討,是否該訂定公開浪費資源的架構以及記錄系統,發展垃圾減量的可能。但是零售商仍然無動於衷,把所有資訊深埋在自家後院。目前,各家超市浪費量的估算,完全建立在不牢靠的臆測與假設之上,由於調查數據的不準確,讓分析結果相當空泛。

二○○七年,互助(Co- op)連鎖量販店的永續報告書裡,坦承丟棄了約一.○一萬噸的食物。同時,沒有其他競爭敵手公布任何相關資訊。但互助超市的數據並沒有透過第三方認證,也不確定是否包含供應鏈上游的浪費。這麼不著邊際的數據,既無法和其他超市的資料交叉比對,要和公司進行該議題的約訪也被拒絕,這似乎就是超商最大的誠意。

馬克和史賓賽連鎖超市沒有公布任何官方數據,但在某次訪談中,公關代表羅賴.希爾(Rowland Hill) 給了一個很虛無飄渺的數字,他估計一年大約有二萬噸廢食被馬克和史賓賽超市丟棄,而架上約有四%的貨品賣不掉。聖貝里超市代表愛利森.奧斯丁(Alison Austin)表示,他們每年報廢約六萬噸食品。

其他超市的狀況,則只能模糊推算送進掩埋場的廢棄物裡,食物所占比例是多少。衛洛絲超市官網表示:每年拋棄的垃圾裡約六○%是食物。聖貝里超市送進掩埋場的,約有七○%是食物。愛斯達(Asda)超市則有六九%的掩埋場垃圾可進行生物分解 (bio-degradable)。拋棄垃圾總量內的食物所占比例,和其他材質(紙箱、紙張、塑膠、玻璃)的回收程度息息相關。聖貝里宣稱回收了近六三%商店廢棄物,特易購(Tesco)回收約七○%廢棄物。愛斯達約六五%,而默里森 (Morrisons)則是七二%。

特易購和默里森都沒有公布掩埋垃圾內有多少比例的食物,不過由於他們整體回收狀況超越聖貝里,故推測他們拋棄食物比例約趨近七○%。絕大部分的超市將廢棄生肉、動物製品皆轉交專家進行特殊處理,例如煉油,這部分也沒有被計算在內。但據二○○四年的調查指出,超市廢棄食品內,生肉約占了一九%,此外,也有大量的液體,譬如鮮奶被倒掉。所以,為了更正確估算超市每年丟棄食物的總噸量,我們必須將送進掩埋廠的食物比例數值增加約二三%。利用此基準數值演算,我們以各超市公布送進掩埋廠的垃圾總量,得到被拋棄食物的總噸量:特易購每年丟棄約一二.五萬噸食物,默里森四.六萬噸。愛斯達超市代表朱利安.帕林(Julian Palin) 在一次訪談中草率估計,各分店平均一週僅製造一噸左右的可生物分解性垃圾,以這個數值推算的話,愛斯達超市每年僅浪費一.七萬噸左右的食物,這比依該公司所公布整年廢棄總量得到的數據少了約四分之一左右。在送進掩埋廠的八.八萬噸垃圾裡,愛斯達認為約六九%是可生物分解性垃圾,也就是六.一萬噸,但加上超市習慣省略的二三%數值,愛斯達每年丟棄食物量應為七.五萬噸。
整體而言,七間我調查的超市(特易購、愛斯達、聖貝里、互助、馬克和史賓賽、衛洛絲)加起來,每年廢棄三六.七萬噸食物,這數據實在該讓明顯少報垃圾量的超市企業冒冷汗。七間超市廢棄食物量,占了WRAP 估計每年廢棄食物量一六○萬噸的二三%。WRAP 數值以整體零售業為主,並且應當包含小間高價蔬果店、便利商店、三明治店等。然而,即使涵蓋了這些考量,超市製造垃圾量實在遠比檯面上的多,別忘了,二○○八年上述超市的其中六間(不含馬克和史賓賽)就占全英國零售市場八三%。

大膽的猜測,一個可能是WRAP 組織完全估計錯誤,像是錯估食品包裝和非食物的重量,另一個可能則是超市公布數值完全沒有參考價值;也或許,以上皆是。WRAP目前正在調查食品工業內的浪費情況,或許我們又將再度看到不可靠的數值浮現。馬克和史賓賽超市代表希爾,同時也是英國零售財團BRC 總裁,認為WRAP 數值實在過高,他認為食品浪費量應該低於一百萬噸以下,甚至不到五十萬噸。這個巨大的差異值―從三六.七萬噸到一六○萬噸,不僅代表大眾對超市所知甚少以外,也看得出企業有多麼擅長隱藏真相。

以如此不完整的數據比較各家超市浪費程度,只能得到曖昧的真相。即便某些超市將浪費數值公諸於世,但因為缺乏關鍵細節,也難有實用價值。然而,我們仍然能用這些數值作約略推測。要是任何超級市場認為我的推算過於負面,也希望他們可以發表願意接受檢驗的真實數值。

要比較各家超市的相對浪費程度,就不能忽略超市本身規模大小和食物垃圾產量的比例。我設計了一個以廢棄食物總量和營收作交叉比較的評分系統。換句話說,藉此估計:超市每賺進一英鎊,會製造多少廢棄食物?以一百點為平均值,高於一百點代表相對性的浪費,低於一百點代表相對性的管理成功。圖表附於書末。總而言之,互助超市是表現最佳的企業,比平均值低了二七%;聖貝里表現最糟糕,比平均值多了一四%,整體效率比互助超市低五五%。默里森和特易購比平均表現來得優良,而衛洛絲和愛斯達則是遠低於平均值的敗戰敵手,並且落後互助超市約四七%。我必須重申這些推算,是根據片面公布的資料而來的。

造成這些差異的原因之一是,各超市販賣的耗損性物品比例不一。衛洛絲評比差勁的主因之一,或許是它販賣較高比例的新鮮蔬果。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消費者也許期待如衛洛絲等級的高價超市,有較平價超市更為優質的管理效能,畢竟每噸報廢食物為高價超市帶來相對較多的收益。另一個關鍵性原因則是,或許衛洛絲超市不如其他超市盡可能地促銷快過期食物。特易購的浪費程度評比優良的可能原因是,相對於聖貝里等生鮮超市,它販售較少的食品;事實上,特易購的子母車裡時常填滿了衣服、CD等物品︵我沒開玩笑!︶在這種情況下,食物類廢棄垃圾比例確實較低。然而,這種計算方式因為將零售業整體銷售物品之廢棄量作為考核重心,故食品銷售比例亦扭曲了管理效能之良莠,得到較高評比的超市,或許僅僅因為販售更多的非食物性商品。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是,雖然互助超市在浪費食物評比上遙遙領先,但它在回收非食物性資源,如玻璃、紙板、紙張和塑膠上,卻差強人意。互助超市聲稱回收四七%非食物性資源,而特易購、默里森、愛斯達和聖貝里的回收比例卻一直保持在 六三到七二%之間 。互助超市期望在二○一三年,為一半以上的廢棄垃圾選擇非掩埋的替代方式,或許這聽起來比其他七間超市的野心小了很多,這並不代表互助超市存心忽略垃圾問題,儘管它的環保口號沒那麼響亮,或許真相是互助超市更積極在關鍵議題上付諸心力,那就是:減少廢棄食物。以我個人經驗為例,互助超市經理計算垃圾總量,並在每包丟棄垃圾袋上填寫分類代碼。這至少代表了他們有在計算損失,這個舉動為巨量食物垃圾問題帶來一絲曙光。

令人訝異的是,政府代表為食物性垃圾開了無數的圓桌會議,卻沒有人如此交叉比對各家超市表現優劣。隱瞞資訊或管理效能落後的公司應被強力勸導,並要求師法效能較佳的公司;而業界表現亮眼的企業體也應該受頒獎項。但目前為止,仍然沒有正式評比系統存在,遑論要求企業體公布相關資訊。諷刺的是,超市公關部門一直鑽研快速得點的配套政策和響亮順口的環保口號,像是對巨量掩埋垃圾深惡痛絕一般。但是由於缺乏量化系統評比各家超市的改善狀況,真實情況恐怕不容樂觀。相反地,減少浪費食物,絕對會帶來可觀的實際利益。

假設特易購效法互助超市,拉近兩者的食物浪費比例,那麼一年將有約三萬三千噸的食物免於浪費。如果其他四間超市:默里森、衛洛絲、愛斯達和聖貝里,都加入食物垃圾減量的行列,那麼一年將有十萬噸的食物免於糟蹋。事實上,節省下來的食物會比十萬噸還要多,因為所有超市很可能都短報了垃圾總量,而互助超市本身也還有極大的進步空間。

書籍代號:0WSU0011

商品條碼EAN:9789866731983

ISBN:9789866731983

印刷:單色

頁數:400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

主題閱讀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