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人文科普>社會史地> 沉默-台灣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

沉默-台灣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

作者:陳昭如

出版品牌:我們出版

出版日期:2014-01-22

產品編號:9789869024600

定價 $30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邪惡的凱旋」唯一需要的,只是善良人的袖手旁觀。──艾德蒙伯克
 
★ 宛如台灣版的《熔纑》
台灣南部某特教學校在短短三年之內,發生一百多起「生對生」的性侵或騷擾案,行為人與被害者都是聽障生,年齡從小二到高三不等,「男對男」的案件比例高達六成,而且每個傷害別人的孩子,幾乎都曾是類似案件的被害者……
但這些駭人聽聞的悲劇,外界竟毫無所悉,直到長期追蹤本案的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召開記者會,並指陳該校在硬體設施、管理系統、師資條件及教育方式上都存在重大缺失,才讓社會大眾得知此事。
只是,在教育部長鞠躬道歉、撤換校長、監察院彈劾十多位失職公務員後不久,整起事件就又如船過水無痕,彷彿不曾發生。而如今,仍有孩子可能正在受害、或是加害……
 
 
★ 2014最鞭笞人心的報導文學
三百餘人的學校,上百起「生對生」錯綜複雜的性侵及騷擾案件,這是誰的錯?
「校車上,○○○叫我把◆◆◆抓住,△△△抓◆◆◆的手,我抓腳並且打開◆◆◆的腳,○○○就脫她的長褲,然後伸進內褲裡面……我也把手伸進◆◆◆的衣服摸胸部……這種事幾乎每天早上從某地到某地的路上都會發生……」(某國二男生)
「這些事我沒告訴過父母,因為我覺得要忍耐,而且媽媽會罵我……○○○如果再找我口交,我會說不用,可是○○○如果說要忍耐,我就會答應。做這些我從來沒哭過,想哭,但是要忍耐。」(某國二男生)
「6月19日早上8:30,宿舍○○○老師打電話(06-291╳╳╳╳兩通)給我,之前也打過。他說今天△△要來受訪,宿舍的事要△△都說不知道……我覺得○○○老師打那通電話,他在閃一些事。」(某家長)
「我覺得人的本能所產生的偏差行為,需要輔導……調查小組不能涵蓋所有指揮權,調查小組若有需要,要有一定的程序。只要校長批示同意,我就可以給……我沒有通天的能耐,可以保證沒問題。」(某主任)
「校車的事我知道,那時候只我一個人跟車,學生很多我很難管……我告訴◎◎◎,但他說是小事,叫我不要寫在記錄簿上,所以才拖到現在,等學生畢業就過了。」(某生輔員)
 
 
陳昭如
不願旁觀他人痛苦,嘗試以文字記錄,並且不放棄以文字尋找希望。
台灣大學人類學系畢業
 
工作經歷
◎《首都早報》《自立早報》《自立晚報》編輯、記者、主編
◎超級電視台RESEARCH & CREATIVE WRITER
◎綠色和平廣播電台「文化噪音」節目主持人
◎LIVING雜誌(台灣儂儂企業集團、德國BURDA-RIZZOLI集團合資)總編輯
 
出版作品
1994《CALL IN 地下電台:台灣新傳播文化的震撼與迷思》
1994《台灣之聲:許榮棋傳奇》
1995《新女遊主張》
1995《男人治國,女人發笑》
1996《歷史迷霧中的族群》
1998《活在拜物星球》
2005《福爾摩莎.愛情書》
2010《被遺忘的1979──台灣油症事件30年》
 
論文
◎當原住民遇見人類學家──試論台灣人類學的原住民研究(1994)
◎原住民新聞與漢人新聞媒體──以三次「還我土地運動」為例(1994年4月文建會「原住民文化會議」發表)
 
震耳欲聾的沉靜
 
一、航行於冰山之間
 
2.
 
傍晚時分,張萍坐在咖啡廳裡,盯著因灰塵積聚而模湖不清的窗玻璃,等待正祥(化名)及爸爸來這裡與她會面。       
正祥是個叛逆不羈的孩子,在學校常以「老大」自居,同學都很怕他,就連老師也拿他沒輒。這回傳出他性侵同學的事,老師顯然不太意外,還告訴張萍說:「唉,單親小孩就是這樣。」張萍聽了很不服氣,可擔心這個架越吵越糾纏不清,而且也無濟於事,勉強讓自己閉嘴。
夜幕降臨,路燈已經點亮時,爸爸匆匆走進咖啡廳,跟在他後頭的小男孩,應該就是正祥吧。爸爸才剛坐下便焦急地說,正祥被退宿了,學校又逼著正祥轉學,他擔心得都快生病了。
爸爸靠著打工養活全家,生活的辛苦,讓他沒有多餘時間與精力照顧天生聽障的兒子。如今正祥捅出這麼大摟子,連學校都不要他了,爸爸不知道怎麼辦。張萍連忙安撫他,並表示願意協助處理後續事宜,才讓爸爸稍微安下心來。
天前,張萍才去看過海天(化名),他比正祥小三歲,正在念三年級。天真的海天透過媽媽的手語翻譯說,正祥會在夜裡把他帶去廁所,用嘴「親他尿尿的地方」,事後還警告他說:「如果你跟老師講的話,老師會說你騙人」。海天說他不喜歡「這樣」,可是正祥很凶,又會打人,他不敢反抗。沒想到小天的「不敢拒絕」,竟被校方認定兩人是「合意」,事後既沒通報,也沒調查。
媽媽傷心地說,學校裡誰不知道正祥是「老大」,海天哪裡敢不聽他的?何況無論是年齡或塊頭,正祥都比海天大太多了,怎麼會是「合意」呢?沒想到老師竟安慰媽媽說:「對方已經被退宿了,我看,就算了吧。」媽媽很心痛,也很不服氣,但她只是個弱女子,能怎麼辦?
正祥爸爸及海天媽媽的痛苦,正是張萍最無法理解、也無法諒解學校的地方:學生發生這種不幸,校方最該做的,不是加強性教育及心理輔導嗎?他們卻只要求施暴學生向被欺負學生鞠個躬,道個歉,或是索性把做錯事的學生趕出學校,好像所有是非恩怨便可一筆勾銷。這樣的處理模式,張萍已經看過太多太多了──校方不想多管閒事自找麻煩,也不想冒險招惹別人生氣,一切以息事寧人為最高原則。
張萍看著緊挨著爸爸坐在對面、眼裡流露憂愁與恐懼的正祥,一陣酸楚湧了上來。這個老師心目中「罪大惡極」的學生,只是個十二歲的孩子,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她試著跟正祥聊聊,正祥只是有一搭沒一搭地說,他不喜歡學校,覺得上課很無聊,是那種防衛機制很強、不太容易親近的孩子。張萍心想,或許在老師眼裡,正祥是個目中無人、桀傲不馴的「壞學生」,但她覺得正祥只是沒有自信,沒安全感,不得不躲在無法穿透的屏障後面,不想讓人一眼看穿。
隔了幾天,她把父子倆約到辦公室,刻意找機會與正祥單獨聊了會兒。她對正祥說:「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不知道這麼做會傷害人,對不對?所以,阿姨希望你把事情說清楚,這樣我們才能幫其他同學,讓大家了解不可以隨便傷害人,也才不會受到傷害,好不好?」
正祥眼神中閃動著猶豫不安。不知過了多久,他才小心地深吸一口氣,默默拿起筆寫下:被人家強迫玩小鳥,很痛苦。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
「小二。被強迫的。」
張萍全身戰慄,完全沒有辦法思考。原來正祥也曾是受害者!
幾天之後,調查小組正式約談正祥,為他疑似侵犯婷婷(化名)的案子。為了讓正祥及爸爸安心,張萍全程陪同出席。那天正祥的反應異常平靜,調查老師問他,你欺負人的時候有什麼感覺?正祥只是聳聳肩,沒有任何表情,從頭到尾,都不太理會提問。
張萍寫紙條問他:「是不是大家都看著你,你不好意思說?」正祥瞄了一眼紙條,輕輕點頭。這時老師建議,既然孩子不想說,讓他用寫的好了。正祥猶豫了好一會兒,才緩緩寫下「跟婷婷玩色狼」幾個字,就不再寫了。一切又變得停滯不前。
教室空曠而安靜,時間在茍延殘喘。原來負責會議記錄的老師忍不住跳出來,說,讓我來試試看吧。然後,他對著正祥快速打起一連串手語。
正祥眼睛亮了起來,並快速以手語回應,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把整間會議室的沉悶給照亮了。原來,先前負責手語翻譯的老師打的是文法手語,正祥並不熟悉,後來那位老師打的是自然手語正祥總算看懂,也比較願意說了。他坦承對婷婷「做過不好的事」,有四次,一次在圖書館,三次在校車上。
在場所有人都驚訝地說不出話來。原來大家只知道在圖書館發生過一次。最後調查結果證實,正祥涉及七起案件,包括性騷擾、性猥褻及性侵害。
經過四個多鐘頭的調查,一早出發到學校開會的張萍累得快癱了。臨去前,她特地繞到學校圖書館看了一下,發現書櫃、鐵櫃的擺設方向造成很多死角,整個空間沒有穿透性,難怪會成為安全死角。可是校車呢?車上不是都有隨車老師嗎?怎麼還會發生這種事?
入夜了,偌大的操場只剩下樹的光影滿地搖動。張萍拖著沉重的步伐緩緩往停車場走去,平常只要五分鐘的腳程,那晚,她硬是走了十五分鐘。
 
3.
 
年紀這麼小的學生,真的會做出這種事嗎?
起初調查小組總以為情況沒那麼嚴重,正如許多老師說的:「他們只是在玩而已。」然而透過行為人、受害人、老師、生輔員等多方證詞交叉比對,他們發現學生之間普遍存在著大欺小、強凌弱的關係,讓年幼或瘦弱的學生不得不屈從於強者的權威,任人霸凌或性侵,而且已有受害學生產生不安、失眠、甚至自殘的情形。
 
「那時候是在吃晚飯前,國二也有。國二上有,上個星期也有,我不喜歡這種事,但是他會凶我,所以我不敢拒絕。這些事我沒告訴過父母,因為我覺得要忍耐,而且媽媽會罵我……○○○如果再找我口交,我會說不用,可是○○○如果說要忍耐,我就會答應。做這些我從來沒哭過,想哭,但是要忍耐。」(某國二男生)
 
「○○○抓著我對我進行指侵,因為他很用力我很痛就大叫,可是沒人聽到,他叫我不可以說,有一次差點就要打我,像黑道一樣。後來他沒有跟我道歉……他們對我做不好的事的時候,都在笑,我覺得好悲哀!」(某國二女生)
 
「校車上,○○○叫我把◆◆◆抓住,△△△抓◆◆◆的手,我抓腳並且打開◆◆◆的腳,○○○就脫她的長褲,然後伸進內褲裡面……後來○○○又把手伸進◆◆◆的衣服摸胸部,摸很多次,我也把手伸進◆◆◆的衣服摸胸部,△△△也摸……這種事幾乎每天早上從某地到某地的路上都會發生……○○○在做這些事的時候,我會負責把風。」(某國二男生)
 
「我在宿舍曾經被欺侮,但是沒告訴父母……他對我做的事,他叫我不可以說……做這種事我覺得好髒,當時我有拒絕,可是他不聽,然後我不想做,他就打我肩膀和背部。事發當天我有哭。其他的事,我不好意思說……做這種事我覺得好想吐。每次他什麼都沒說就直接做,我覺得這種事是不對的。這些事都是一年級上學期九月到現在發生的。」(某國一男生)
 
「二、三、四年級的時候,○○○從上面伸手進我的衣服摸我的胸部,摸了很多次,每次都大概摸二十秒,所以不是不小心摸到的,這種事讓我很不舒服……說這些事的時候覺得很不好意思,叫我再說一次我會哭。每次講到這種事我就覺得很難過。每次他摸我的時候,我都不敢拒絕,因為他很凶所以我很害怕。」(某小五女生) 
 
當青春期的騷動有如狂風暴雨般侵襲身體,青少年自然會渴望另一個人的撫慰,若沒有正確的性知識及引導,很容易過度早熟地嘗試性的恣肆。奇怪的是,發生過那麼多案子,地點又遍布校園各處,為什麼老師會毫不知情?
每個問號的背後,都是令人不敢置信的答案。
                            
「四年級有一次,我看到○○○摸△△△的胸部和下體……告訴宿舍◇◇◇老師時,他不想聽我說話。我五年級時也把這種事告訴◎◎◎老師,◎◎◎老師有聽我說,但◎◎◎老師說○○○很好。所以◎◎◎知道校車上發生的事。」(某小六男生)
 
「我看到調查小組的老師來很高興,因為我覺得老師幫我很多,其他的老師都不聽我說的話,上個星期四晚上,我本來跟○○○睡一起,△△△老師叫我睡遠一點,我不聽,他就打我又踹我肚子,我覺得好痛,這件事我告訴爸爸了,可是◇◇◇組長和◎◎◎老師都不相信我說的話。我怕告訴你們這件事之後會被老師處罰。」(某小六男生)
 
「6月19日早上8:30,宿舍○○○老師打電話(06-291╳╳╳╳兩通)給我,之前也打過。他說今天△△要來受訪,宿舍的事要△△都說不知道……我覺得○○○老師打那通電話,他在閃一些事。」(某家長)
 
「我覺得人的本能所產生的偏差行為,需要輔導……調查小組不能涵蓋所有指揮權,調查小組若有需要,要有一定的程序。只要校長批示同意,我就可以給……我沒有通天的能耐,可以保證沒問題。」(某主任)
 
「校車的事我知道,那時候只我一個人跟車,學生很多我很難管。○○○伸手進摸△△△的衣服摸他三四次,我曾經制止,但他們不聽。我告訴◎◎◎,但他說是小事,叫我不要寫在記錄簿上,所以才拖到現在,等學生畢業就過了。宿舍發生的事全部都告訴◎◎◎,由他負責告訴行政人員,而且他叫我不可以到處亂說。這些事都只告訴◎◎◎,沒告訴其他人。」(某生輔員)
     
受傷的孩子眼睛發出閃耀的光芒,就像在黑暗的海洋發出救難訊號,可是老師的視若無睹,讓光芒逐漸變得微弱了。
顯然,某些看似平靜的事態被驚擾了。
調查小組猶如在冰山之間航行。雖然他們只看得到冰山一角,但可以確定的是,大部分隱藏在海面以下的冰山,有如一座座銳利的刀山,他們必須小心翼翼地調整船帆,在危機四伏的冰山與流冰之間緩緩前進。
否則一不小心,就會粉身碎骨。

書籍代號:0QIS0002

商品條碼EAN:9789869024600

ISBN:9789869024600

印刷:單色

頁數:256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

主題閱讀社群